柳明志摇了摇嗡鸣不已的脑袋,望了望被自己护在身下的慧儿脸色有些潮红。

这是被冲击波给震得身体气血上涌,直冲脑门。

慧儿抬着头看着嘴巴不停张合的柳明志有些茫然,根本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慧儿此刻只感觉耳朵中仿佛无数的虫子在嘶鸣一样,对外界的感知完没有任何的知觉。

茫然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慧儿嘴巴微张,神色呆滞,十万叛军,哪里还有十万大军的踪影啊。

浓烟翻滚,不见人迹,根本不知道烟雾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

下面的四万大军同样神情呆滞的望着浓烟不知所措,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耳朵里的轰鸣让他们此刻心神差点崩溃。

为什么会有雷霆在自己的身边炸裂。

在这些人看不到的浓烟之中,残肢断体,哀嚎不断。

成千上万的人抱着头哀嚎起来,七窍流血凄惨骇人。

泥浆翻滚,大地不知道何时凹陷了下去,沼泽地里的泥水顺着坑道快速的流淌了过去,覆盖了所有的深坑之中。

清纯马尾少女牛仔背带裤活力生活照

绵延数十里的沼泽地顺着坑道流淌积压的威势势不可挡,瞬间吞噬了一切。

沼泽里到处是挣扎的人影,仿佛人间地狱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浓烟散去,四万人望去,目瞪口呆。

方才站立十万大军的地方此刻竟然不足五万人还在愣神之中,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天神的惩罚,逃命啊。”

情绪是一种最容易传染的事物,特别是悲情更加让人心慌。

柳明志此刻明白了什么叫做兵败如山倒,残存已无路的感觉。

五万多人抱头鼠窜四散逃脱。

炸弹的威力第一次展现到了这个世界的众人面前。

“逃了?”慧儿望着如潮水一般退去的叛军,神色有些茫然不已。

完颜烈三人望着退回来的叛军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几万来去如风的骑兵给包围在了一起。

女皇以及一干文武大臣望着城外诡异的情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都在迷惑地动山摇的动静从何而来。

好在女皇不是一般人,压下心底的惊异看着已经被骑兵包围的完颜烈几人松了口气。

“耶律将军,让将士们传令,放下武器者可免一死。”

“遵旨。”

城墙之上两万金吾卫齐声高喊起来。

“陛下有令,放下武器者可免死罪。”

攻城的叛军茫然的看着周围的情况,再看看后方的军中大帐被包围的完颜烈几人有些不知所措。

“陛下有旨,放下武器,可免死罪。”

“陛下有旨,放下武器者可免死罪。”

接连三声喊声叛军陆陆续续的有人放下了手中的兵刃。

叛军们稀里糊涂的就败军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足半盏茶的功夫,被夯土封住的城门已经打开了,城中的守军开始冲出了城门包围起了叛军。

几万人的守兵包围了将近二十万人的叛军,这种滑稽的场景实在少见。

柳明志逐渐恢复了心神,开始挥动手中的令旗:“传令三军,迂回到城南与陛下合兵,收服叛军。”

龙门大阵的四万守兵摸不着头脑的跟着自己的统领浩浩荡荡的向着都城进击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方才明明还是死地的境遇会陡然之间变成了这个模样。

一炷香的功夫,都城西北的方向只剩下柳明志以及一旁的慧儿还站在阵台之上望着地狱一样的战场。

“柳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下子………..”

柳明志收起手中的桃木剑:“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呗,降下天雷惩罚这些叛军。”

慧儿神色呆滞呐呐自语:“真的是这样吗?”

柳明志走下高台,从怀中取出一个纸片翻看了起来:“木金科,你的家人会因为你的死去而享受荣华富贵的。”

柳明志回头望着沼泽地的一处早被淤泥覆盖的干草堆惆怅的叹了口气。

为了避免炸弹的事情不泄露出去,替换秦毅蹲在土坑里拉响炸弹的人是一个金国的士兵。

为了保守秘密,让秦毅去死柳明志实在狠不下心,毕竟是自己人,也只好选一个金国人跟着那一声声雷霆般的巨响一同消失在了人间之中。

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柳明志再也没有人知道炸弹的存在。

纵然是宋清这些搬运炸弹的人也都以为里面真的是一些柳明志细心准备的供品。

柳明志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可是为了保密也只能如此。

世界上能够保守秘密的人只有死人。

所以木金科这个金国人注定不能活着。

但是柳明志会为其讨一道封赏,算是对他的弥补吧。

尚未走到城下,上百青袍人顺着手中的绳索飘然而下将柳明志围在了中间。

柳四上下打量了一下柳明志没有任何的异样才松了口气:“少爷,你没事就好了。”

柳明志望着身后的断壁残垣悲苦的一笑,在一帮柳叶子弟的注视之下晕倒在了地上。

柳四急忙托住少爷的身体探了探他的脖颈,对着一帮着急不已的柳叶子弟摇摇头:“没事了,就是心神耗费的太多了,睡一觉就好了。”

女皇眼神狠厉的望着被兵刃架着压到自己面前的完颜烈几人:“压下去,关到天牢里等朕审理。”

完颜烈三人脸色苍白的看着女皇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卫兵狠狠的抽了几下拘押了下去。

女皇望着都城内外的断壁残垣,滚滚狼烟脸色悲苦无比。

金国这些年埋头发展休养生息的成果一夕之间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自己将近十年的心血短短几日就变成了过往。

太师隆多叹了口气:“陛下,节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应该先安慰民心,安排剩下的叛军才是,若是陛下你消沉下去,金国将会更加潦倒,陛下你是大金的脊梁,无论如何都不能倒下。”

女皇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老太师,你带领文武百官去安置一下后面的事情,朕先回去了。”

“臣等恭送陛下。”

女皇独自一人走向都城,走进皇宫的上书房。

跪坐在龙案面前,一身常服的女皇茫然的望着周围的一切不由自主明眸中滑落一丝泪痕。

感受着寂静无人充满荒凉的皇宫,女皇再也忍不住趴在了桌案之上失声痛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