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短暂的两人接触,让楚辞知道了韩恩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同时韩恩俊也知道了楚辞是什么样的人。

本来韩恩俊以为楚辞这种没有在楚家生活过的人,相对来说会好对付一样,但是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自己错了,楚辞一点都不好对付不说,还很烦人,尤其是那一张嘴。

不过越是这样,越让韩恩俊感兴趣。

他想要彻底的看看这个楚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同时也想要和楚辞过过招,看看楚辞是否真的如同楚歌离落那样聪明。

下一刻,韩恩俊的脸上便露出一道温和的笑容,然后去找燕嫦曦了。

而楚辞则是坐在自己办公室之中玩着游戏抽着香烟,丝毫没有去管韩恩俊找燕嫦曦做什么的样子。

楚辞可是知道燕嫦曦对这个韩恩俊并没有多少好感的,就算是过去找韩恩俊,燕嫦曦也不会给他什么笑脸,所以楚辞根本没有什么好去管的。

再者说了,楚辞还老是巴不得有人能够把自己给从苦海之中给解救出来呢!

楚辞玩了一局游戏之后,忽然想起来昨天下班后,自己和柳青羽两人所谈成的生意的事情。

随即楚辞便去找了红姐,和红姐交代了一番,让红姐负责所有的事情。

而对此,红姐自然是欣喜若狂的答应了下来。

清纯mm雪纺清凉户外写真

现如今跟在楚辞的身边,红姐所接触到的人群,基本上都是别人所要仰慕的存在。

这在以往,完全是红姐根本不敢去想象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接触到这样的人群。

和红姐说过之后,楚辞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在玩游戏,而是打开网页,在上面输入了一个网址。

网址很是简洁,整个界面也很是干净,让人一眼就能够看懂。

不过这个网址倒不是什么所浏览搜索什么东西的网址,倒像是一个聊天工具,上面有不少的人,还有一些闪动的头像。

随后,楚辞便用鼠标在上面随意的点了一个头像,然后发动了一个抖动的窗口。

大约过了三分钟之后,对方直接给楚辞发了一个图片,接着便是被人给弹过来了视频。

楚辞见状也没有犹豫,直接接通了。

下一刻,电脑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和楚辞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子,留着莫西干发型,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干练。

同时或许是因为常年风吹日晒的缘故,青年男子的皮肤完全是古铜色。

“老大,今天怎么这么悠哉,竟然想起来和我聊天了!”青年男子显得很是兴奋的说道。

“哥那天都很悠哉,只是不想搭理们!”楚辞很是装逼的说道。

“知道不知道就这臭屁的样子,很是容易被打!”

“但们也打不过我,不是吗?”

青年男子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完全蔫了下来:“有时候我真特么的想做老大!”

“不是有时候,是现在都想。”楚辞笑着说道:“小伙子我看好,努力加油超越我,以后就是大哥!”

“但现在还是大哥!”青年男子很是无奈的说道:“老大,这没事是不回家,如今回来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吧!”

“还是了解我啊!”

“不是我了解,是大家都知道丫的什么人。”青年男子狠狠的说道:“说吧,这次让我们给去干谁!”

“这次不干谁!”

“真是找我聊天的啊?”

“怎么可能。”楚辞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道:“帮我联系佛克斯,给老子准备情趣用品……”

“上次佛克斯给我说,老大改行,和他一样卖情趣品去了,他说的不是真的吧?”

“这还能够有假吗?”楚辞一本正经的说道:“以后我可是正经的生意人,请叫我楚总!”

青年男子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挂羊头卖狗肉……”

“少在这里给我哔哔,别忘记帮我告诉佛克斯给老子送货。”楚辞的很是认真的说道:“顺便给他说,要是让我知道他敢赚我的钱,我特么的丢他去海里面游三圈!”

“那他宁愿亏本,都不敢赚的钱!”

说着青年男子笑了起来。

当初佛克斯不知道怎么得罪楚辞了,结果楚辞让这家伙去湖里面游了十几圈,都从湖中出来的时候,直接累的一动不动,和狗一样喘着粗气。

而这要是被人给知道了,绝对会让不少人无法相信,因为佛克斯被成为情趣之父!

他所生产的情趣品绝对是最为先进,同时安全性最高也最好用的,同时佛克斯的身价更是高达百亿!

但这样的一个人在楚辞的面前却如同孙子一样,这要是被他人给知道了,怎么可能不惊讶呢!

“他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告诉他就可以了,不过让他别来,我不想看到他那一身肥肉。”

“没问题!”青年男子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老大,说真的,还真不回来了?”

“先休息一下,到时候再说,而且们不是都没事情吗?”楚辞轻声道:“有事情就找我,随时可以回去!”

“不过现在我需要好好静静……”

说着楚辞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疲倦之色。

在地下世界之中,他虽然是王者,但却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累,很累。

尤其是现在磁欧石在他身上,更是被无数人所觊觎,一些原本根本不敢和他叫板的人,也会忍不住的出来蹦跶一下。

“也对,磁欧石现在在您的手中,您还是待在华夏比较清静一下。”青年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不过老大,为什么就不彻底的出手将他们给一个个的全部都解决了,这样一来,不就没有人敢打的主意了吗?”

青年男子很是不解,以楚辞的实力,将那些人给解决了,很是简单,可是楚辞却始终没有出手。

“真以为那么简单啊!”

“那……”

“之前没有和们说过,是不想们有压力!”

“老大,难道您也对付不了他们……”

“是他们背后的人,我没有多少的把握。”楚辞一脸若有所思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