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了不是很好吗?”张逸笑了笑说:“说真的,你不要每次都太过劳累,俗话说得好,钱是永远都赚不完的,只有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道理,我又何尝不明白呢?”秦漫彤喃喃的说:“这个公司,是爸爸交给我的,我是不会让公司倒下的,所幸,公司里的危机全都度过了,我也正好可以放松下来了。”

张逸犹豫了一下,很不要脸的说道:“说真的,你可以把公司交给静静打理,你也不用太劳累了不是?”

“怎么?你想把公司压力全压在静静身上啊?”秦漫彤狠狠瞪了他两眼,没好气的说:“静静是我最好的姐妹,她能陪我走到现在,我是真的应该要好好感谢她,怎么还会把压力放在她的身上呢?”

“既然如此,你找个能信得过的人,把公司交给他不就行了吗?”张逸道。

“这件事情,我其实也有想过。”秦漫彤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她叹口气说:“他们的能力,还是稍有欠缺,我还是有点信不过。”

听到她的这些话,张逸有点无奈,不得不说,自家老婆就是不一样,在选人的这方面,要求也是极为苛刻的。

公司就是秦漫彤的命脉,也是她最为宝贵的财富,肯定要交给最为信任的人。

事实上,张逸说得很没错,任怡静是个不错的人选,秦漫彤也很信任任怡静,可公司里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她不想自己最好的闺蜜承受这种工作上的压力。

见到秦漫彤愁眉不展的样子,张逸站起身伸了个拦腰,笑了笑说:“今天的天气很不错,我们要不要出去散散心?”

秦漫彤放下手里的书籍,淡淡的问道:“你想要去哪里?”

“去南山吧,怎么样?”张逸建议道。

林令妍纯美靓丽照

“好啊,我上次跟小姨去南山逛了一圈,那里的空气很不错。”秦漫彤眉开眼笑的站起身来,她指着别墅里面说:“我们要不要叫秋英她们一起?”

“反正她们也觉得无聊,就叫上她们一起吧。”张逸倒是无所谓,正巧看到兰姨从客厅里走出来,张逸及时叫住了她:“兰姨,我们准备去南山散散心,您要不要一起去啊?”

“啊?你们要去南山?”兰姨脚步一顿,她摆摆手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就好了。”

——

半个小时后,张逸他们出现在南山山顶上,全都气喘吁吁的,看起来累得不行。

“这里的空气很好啊。”红若晴张开双手,享受山顶轻风的吹来,觉得浑身都舒坦了不少。

张逸带着秦漫彤来到南山的寺庙中,还能见到不少的僧人在调息打坐,唯独见不到那慧信禅师。

慧信禅师四海为家,这座寺庙只是他的临时居住点,自从慧信离开南市后,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紧接着,张逸与秦漫彤并肩来到佛堂中,这里就是游客烧香拜佛的地方。

随着进入这座佛堂中,张逸眉头轻轻的皱起,他隐约感受到一种奇特的力量,那是佛法的力量。

曾经这股佛法的力量,能够让张逸产生幻觉,全因为他曾经戾气太重的缘故,如今,他经过雷劫的洗髓,戾气已经被完全消除,所以,这股佛法力量已经没有任何的效果。

不愧是佛门重地,果然就是不一样。

秦漫彤她们上前烧香拜佛,她神情专注而肃然。

张逸从来都不信神佛,拜不拜都无所谓,可一定要懂得敬畏。

秦漫彤还跪坐在那儿,她嘴里嘀咕说着什么,仿佛好像在向佛祖祈祷。

祈福的礼仪做完,秦漫彤起身把香给插上,又满脸肃然的朝佛像拜了拜。

在他们离开佛堂的时候,张逸嬉皮笑脸的凑了上来,很好奇的问道:“老婆,你刚刚是不是在祈祷啊?能跟我说说吗?”

“我不告诉你。”秦漫彤哼了哼,她很认真的说:“如果我说出来就不灵了,你也就别问了。”

“你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在祈祷佛祖,希望血脉胎记能够得到解决?”张逸自作聪明的问道。

秦漫彤俏脸微微一变,很诧异看着他说:“你怎么知道的?”

“这些都写在你脸上了。”张逸笑了笑,表情很严肃的说道:“跟你说真的,你跟佛祖祈祷没有用的,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只有找到师父才行。”

“你就这么相信你师父?”秦漫彤眼神有点古怪,她随后好奇的问道:“你跟我说说,你师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本事真的很大吗?”

“在我的眼里,师父就是无所不能的人。”张逸清了清嗓子,很认真的说道:“师父老人家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这样跟你说吧,师父就像是个神仙一样,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也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不是吧?有你的说的那么神吗?”秦漫彤有点不相信的他的话。

“你要是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张逸耸耸肩,淡淡的说道:“反正你明天跟我回道观,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秦漫彤微微叹了口气,忍俊不住的问道:“张逸,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好好的回答我。”

“什么事?”张逸微微皱眉,总觉得秦漫彤要问的事情不简单。

秦漫彤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她很认真的说道:“如果我的血脉胎记没办法解决,你还会喜欢我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张逸蛋疼的要死,没好气的说道:“你放心吧,师父肯定会有办法的。”

“如果你师父也没有办法呢?”秦漫彤又问道。

“师父没有办法,我就去找办法。”

“如果你找不到办法呢?”

“……”

张逸有点无语了,很无奈的看着她说:“老婆,你这问题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我只是说如果,又不是说真的。”秦漫彤没好气的说。

“如果真的找不到办法,我也不会抛弃你的。”张逸表情很认真的说:“说真的,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了,顺其自然吧,你这样只会给自己压力,是不宜于身体健康的,懂吗?”

“好吧,你说的很对,只有顺其自然。”秦漫彤点点头,她沿着下山的路走去:“我有点累了,我们回去吧。”

“好。”张逸跟着秦漫彤并肩向下走。

慕秋英碰了碰身边红若晴的衣角,她撅着小嘴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陪着他们来这里,只是来当电灯泡的?”

“我也觉得好像是。”红若晴感同身受的点点头。

“现在的时间也不太晚。”慕秋英看了一眼天色,淡淡的笑道:“要不,我们留在这里再玩玩?”

“这……”

红若晴左顾右盼,脸蛋上隐隐带着一丝担忧,她总怕那个杀手会突然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