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一阵阵狂风从耳边嗖嗖的刮过,眼前就是一片云海,如同腾云驾雾一般。

张逸他们盘坐在鲲鹏的脊背上,直到目前为止,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鲲鹏是何等凶兽?

那可是足以匹敌烛龙的凶兽啊!

鲲鹏竟然会驮着他们离开蛮荒之地?

“好快的速度啊!”

莫水凝忽然站了起来,她张开双手迎风而立,感受一阵阵狂风吹来的感觉。

秦漫彤回过神来,瞪着那位满脸兴奋的小祖宗说道:“水凝,不要胡闹,赶紧坐好!”

“噢噢!”

莫水凝顿时被扫了兴,她立马盘膝而坐,不再胡闹。

这时,苗素素看向张逸,忍不住问道:“张逸,是怎么跟这头鲲鹏认识的?”

向阳处的她

听闻此言,张逸苦笑一声,随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们。

苗素素她们听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让她们有些想不通的是,鲲鹏原本还想吃掉张逸,为何现在宁愿跟张逸做朋友?

对于这个问题,张逸也是感到很是困惑,脑海中不由想起鲲鹏之前说的那句话。

那句话到底是几个意思?

紧接着,张逸再次询问了这个问题。

鲲鹏含糊其辞,它最后直接来了一句:“总而言之,就不要为难我了,这是天机,是不能泄露出去的,尤其是……”

什么?

又特么是天机不可泄露?

糊弄我呢?

不过,鲲鹏既然都这样说了,肯定是不会告诉他的。

罢了罢了。

只要鲲鹏跟他做朋友就好,至少可以避免了一场大战。

——

满月楼。

一处幽静的庭院中。

梦清灵优雅的坐在一个凉亭中,尽情弹着手中的琵琶,一首伤感的曲子回荡在庭院中。

她那迷离的眼神望着眼前的池塘,整个人已经沉侵在这首曲子之中,连南宫锦来到了凉亭里都不知晓。

“啪啪啪……”

当这首曲子弹完,一阵响亮的拍掌声响起。

梦清灵猛然回过头来,发现南宫锦早已站在她背后多时,惊喜的喊道:“怎么来了?”

“怎么?我就不能来吗?”南宫锦来到她身边坐下,眉开眼笑的说道:“创作的曲子,依然还是那么的伤感啊,是不是在挂念那臭小子?”

“又在取笑我!”梦清灵放下手里的琵琶,叹息一声:“都已经这么久了,也不知道那灵胎诞生了没有?”

“也许已经诞生了!”南宫锦微微笑道。

“真的?”

“我昨天找过父亲,他前几天夜观星象,发现蛮荒之地深处出现了天地异象,应该就是灵胎诞生引起的。”

南宫锦说着的时候,她忽然抓住梦清灵的小手,眉开眼笑的说道:“灵胎在前几天就已经诞生,相信那臭小子很快就会回来的,就放心吧!”

“那就好啊!”梦清灵彻底放下心来。

“我有个问题想问。”南宫锦表情变得认真起来。

“说!”梦清灵愣了愣。

“是不是真的要嫁给张逸?”南宫锦眼睛死死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

“啊?…是怎么知道的?”梦清灵一脸吃惊,惊呼出声。

“呵呵,以为们能瞒得住我?”南宫锦呵呵一笑。

听闻此言,梦清灵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她满脸苦笑:“这是我父亲的决定……”

“我不得不提醒一句,我们所爱的那个张绥,已经死了,那小子不是张绥,只是他的儿子!”南宫锦沉声道。

“我都知道,可是……唉!”

梦清灵说着说着,最后直接化为了一声叹息。

她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

毕竟,这是她那说一不二的父亲决定的,她又如何去改变?

“算了算了,的事情,就由自己决定吧!”

南宫锦微微摇头,她坐起身来作势就要离开……

“还爱着张绥吗?”梦清灵忽然来了一句。听到这话,南宫锦忽然止住脚步,浑身情不自禁微微颤抖了两下,她回过头来笑道:“人死不能复生,该忘的就忘了吧!我们当年虽然没能保护好他,这一次,我发誓一定

要保护好他的儿子!”

她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去,消失在了庭院中。

梦清灵回想南宫锦离开前的那句话,久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许久之后,她微微轻叹道:“也许,是该忘了……”

“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此时,庭院外面传来一阵骚动。

怎么回事?

梦清灵愣了一下,她人影一闪,出现在了庭院外面。

此时满月楼已经乱成了一团,许多强者也随之破关而出,各个如临大敌。

呼呼——

下一刻,一阵阵狂风席卷而来,还伴随着一阵恐怖的气浪。

实力稍微不济者,直接被这股气浪掀飞而起。

这时,梦清灵也看到了不远处的南宫锦,她跑了过来,询问道:“出什么事了?”

南宫锦摇摇头,也是一脸的迷惑。

忽然之间。

满月楼强者人群中其中一人指着远处的天际,满脸骇然的惊呼道:“大家快看,那是什么?”

听到这声惊呼,梦清灵抬头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远处的天际边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黑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往这边飞掠而来……

南宫锦也看到了天际边上那道黑影,她惊呼出声:“不好,是传说中的鲲鹏!”

鲲鹏?

此言一出,所有人表情都不淡定了。

鲲鹏乃是传说中的凶兽,像这种人类聚集的城镇,对于鲲鹏来说就是一种禁地。

这头鲲鹏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们快看看,鲲鹏上面好像有人!”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吃惊的声音响起。

众人纷纷抬头仔细看去……

果不其然,他们发现鲲鹏脊背上坐着几道人影。

尼玛!

把传说中的鲲鹏当成坐骑,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在这一瞬间,昆仑城各大家族势力的强者都被惊动了,各个满脸骇然望着盘踞在空中的那头鲲鹏。

与此同时。

“小师叔,小师叔,快看下面,很多人在看着我们耶!”

莫水凝忽然又站起身来,她指着昆仑城下面的芸芸众生,表情说不出的兴奋,兴奋得都要手足舞蹈了。

秦漫彤瞪起眼来,没好气的哼道:“水凝,赶紧坐下来,这样很危险的。”

面对师婶的责骂,莫水凝这位小祖宗尽管有些不情愿,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看到这一幕,张逸嘴角狠狠扯了两下,心说这位小祖宗很听自家老婆的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