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邓部长,我也赞同七月同志的意见。”

会议室里,张春雷也应声说道。

“数字化合成营的成功,我们已经证明了。继续扩大试验点,也不过是用成功来证明成功,这是不够的。”

“只有将基本试验单位的规模扩大,才能进一步找出问题、发现问题。”

张部长这番话说出之后,大家都是颔首不已。

其余几个合成营的营长,对这个问题也都很感兴趣。

几乎每个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到铁路说话的时候,他又从另一个方面给出了建议。

“邓部长,关于这个数字化合成旅的建设,我还有一个想法。”

邓佳华微笑着对铁路伸了伸手,示意他请讲。

铁路面容沉静地开声道:“我的想法是,这个合成旅既然是要将现有数字化合成营尽可能地组合起来,那是不是直接归于军区来分管比较好?”

“因为放到一个集团军的话,可能各方面协调起来都会有桎梏……”

说到这里,铁路就举例说明道:“就好像我们特战旅一样,直接放在军区下面,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更方便一些。”

炎炎夏日比基尼小美女泳池送清凉

“唔,铁副部长说的这个建议很好啊!”

邓佳华闻言,顿时来了精神。

确实,假如真要搞数字化合成旅的话,放在下面集团军,肯定要引起一番争斗。

毕竟谁都知道,这军区首支合成旅的意义。

可要是放在军区这边,几个集团军就争不起来了。

而且,军区这边能给出的资源,也是下面集团军无法比拟的。

一些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只要通过相关部门审核之后,都可以直接交付到合成旅使用。

这个优势,是集团军不具备的。

相比邓部长、张副部长,苏七月倒是有些不一样的判断。

他对旅长十分了解,已经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

数字化合成旅如果放在军区的话,和特战旅的互动将会更紧密一些。

这样两支特殊的部队假如能组合在一起,那绝对是所向披靡。

未来再有跨军区演习的话,这个组合也将是军区大佬们的首选。

这两年来,铁路和特战旅已经将军区各常规部队“蹂躏”个遍,几乎找不到什么对手了。

以这支部队的“好斗”精神,当然不会满足于此。

他们需要更强大的磨刀石,来促进自己继续成长,更加强大。

但是单单他们一个旅的战力,在跨军区演习中,又很难发挥出主力的作用。

于是乎铁旅长只能是从其他方面想办法、另辟蹊径。

和这个尚未成立的数字化合成旅牢牢绑在一起,就是他的一个妙招。

“铁副部长的提议很好!”

邓佳华沉吟了一番,表态道,“不过这件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而且即使真要搞这个数字化合成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至少要有一两年的筹备时间。”

停顿了一下,这位邓部长最后总结道:“回头,我会向上面详细汇报一下我们这个会议的情况。”

“看看到底怎么来促成这件事……”

听了邓部长的解答,铁路就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余与会成员也都纷纷表示赞同。

对大家来说,不管这个合成旅到底是置于集团军麾下,还是直接归属于军区,都没太大区别。

毕竟,自己的合成营,肯定是要归纳进去的。

以这些合成营营长副团级的级别,加入到合成旅之后,职务上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唯一例外的,应该就是苏七月了。

他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正团级干部、T师副参谋长。

以他的军事素养和对数字化合成部队的理解。

这要是合成旅成立的话,他转任旅参谋长,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甚至这两年时间他再立功勋的话,直接出任副旅长,甚至代旅长都是有很大概率的。

总之,只要军区大佬们同意了作战部这个数字化合成旅建设的意见,那苏七月就肯定将会被放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

简单来说,人家苏营长未来一两年内,肯定就是大家的领导了。

想到这里,包括刘一峰在内,各个合成营的营长们看向苏七月的目光都有一丝细微变化。

显然,大家已经确定了某些事情。

一旁的铁路捕捉到了大家的表情变化,心里就是暗暗好笑。

要说对苏七月这个老部下,他的提携真是不遗余力。

之所以提出将这个数字化合成旅置于军区直属,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以前,苏七月作为一个后起之秀,又摆明了前途无量,肯定不会有人不开眼地去故意针对他。

但是,他现在上到师副参谋长之后,身份、位置已经是不容忽视了。

继续留在T师,或是C集团军的话,说不定就会受到一些另眼对待。

当然了,以这小子的能力和集团军大佬们对他欣赏,是不怕这些东西的。

但是从C集团军的跳出来的话,无疑更方便一些。

而且,也有利于苏七月后续开展工作。

最后一点,就是更有利于特战旅和数字化合成旅之间的联动。

之前还在特战旅的时候,苏七月就曾经对铁路、袁朗进言过。

按照他当时的说法,特战旅未来的发展,同样需要加入一些常规部队的思路。

以他们对苏七月的了解,对此当然深信不疑。

到时候大家同属军区分管,说话、办事就方便多了。

“这第一个议题,大家的发言就都很踊跃,这很好!”

结束了数字化合成旅的讨论,邓佳华就满意地开声道。

众人闻言,顿时收住了继续深思的念头,重新将精神集中到了会议上。

“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是关于数字化合成部队中,是否需要有特战元素的加入。”

听到这个议题,大家的目光就都落在了铁路的身上。

显然,这位作为军区特战旅旅长,是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

果不其然,邓部长也第一时间看向了铁路。

“铁副部长,你是特战旅的主官。从当初C集团军的特战大队开始,带了这支部队足有七八年了。对这个问题,你应该是最有感触的吧?”

铁路唔了一声,点头道:“是,张部长。我确实是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整理了一下思绪,铁路就抬头说道:“随着新时代战争中,数字化、信息化的大量运用。特战旅相对于常规部队的优势,已经不再明显。”

“甚至很多数字化部队中,就有特战部队的加入。”

铁路掰开手指举例道:“比如说N军区的DA师,就下辖了一个特战大队。”

“而咱们前不久跨军区演习的对手——R集团军合成旅,同样有一个特种作战部队。”

“综合这些数字化合成部队的建队思路,拥有一定的特战能力,看来是必不可少的。”

听着铁旅长的侃侃而谈,下首的合成营营长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了一抹希冀的神色。

虽说各支合成营的建设,肯定是不尽相同。

有的以机械化为主,有的以防空火力为主。

但是特种作战能力这种东西,是谁也不会嫌少的。

现在铁旅长摆明了态度,无疑是想将特种作战向各合成营推广。

对此,大家当然是一百二十个愿意。

同样的,苏七月也完赞同旅长的这个观点。

事实上,早在演习期间,他就已经抢先一步这么做了。

当时他一个人身兼数职。

既是合成营的营长,又直接领到了前线特战三中队的作战。

另外,还兼着蓝方的首席作战参谋,协调了蓝方T师、特战旅作战时的配合。

在他努力之下,整个T师和特战旅在战场上迸发出了惊人的战力。

A师的军覆没,就是最直接的结果。

苏七月在上次演习中做的事情,大家当然是清楚的。

因此在铁路讲完自己的意见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他。

始作俑者铁路自然也看到了大家的反应。

他嘴角微微上扬,继续开声道:“关于数字化部队中,加入了特战元素之后能有什么样的变化,这个七月同志已经给咱们示范过了。”

“我想,就不需要我赘言了吧?”

铁旅长说完之后,刘一峰连连点头附和不已。

在上次的演习中,刘一峰和他们U师,可以说都是被苏七月给救下来的。

没有苏七月领着那几名特战队员的“蓝色精灵”行动,在红方的后方进行了严重破坏,自家双龙山高地肯定守不住了。

真要是那样的话,U师上下包括自己在内,怕是都要被军区狠狠责罚一番。

可以说,是苏七月和他数字化部队的特战思路,帮助了U师和自己。

这一点,不光是刘一峰自己,就是自家师长张远超,都要承情的。

“铁副部长的意见很中肯,我也认为特种作战元素,是数字化部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张春雷的一席话,算是彻底将这个议题盖棺定论了。

听完了这两位副手的表态,邓佳华就摩挲着头皮,满意地说道。

“这个事情,其实上面之前已经有过讨论了,是很支持的……既然现在大家的意见一致,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