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槐诗发现,自己犯了一个绝大的错误。

他没想到……越野车耗油的程度竟然会这么夸张!

一旦开起来,他口袋里的美金就开始好像水一样哗啦哗啦的往外流,捂都捂不住!

只是从雅加达开到马杜拉附近的地区,就已经烧了他一千多美金了——路况糟糕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槐诗连续开错了好几次方向。

这地方的路况和导航简直是一团乱麻,绕是槐诗有天文会的卫星导航页差点搞不定,到最后只能发挥越野车的性能,一路在荒山野岭里穿行……

然后修车又花了六百。

惨·槐诗·惨。

得亏他还趁夜在命运之书里苦练车技,特地找了俩有赛车经验的记录里一阵狂开,结果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水平提升到了一般的程度,没有成为马路杀手。结果才发现自己装逼装得有点狠,不要钱就算了,连油费都自费了……

早知道他就选办公室里的那一辆自行车了。

那个至少不耗油哇!

在穿过了两个村庄,问清了通往马杜拉的方向之后,槐诗就将车在村子外面的地方停下来,关上车门之后,走向了前方的林子之中。

该工作了。

清纯素颜大眼美女与花共舞甜美养眼图片

随手,从一颗大树上撅了一根粗壮的枝杈下来,将碍事儿的树叶剥下来,削直了,就是一根良好的探杖。

这两天的种树种草至少还是有一点效果的。

如今槐诗已经对现景植物所构成的诸多类型生机网络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就好像拜访各个社区进行人口普查,了解社区构成一样。

大开眼界。

每一种不同的类型都有其特殊的优点和缺陷,比方说种植林所形成的生机网络,结构虽然简单,但却具备着强烈的稳定性,不易在外界的干涉中被破坏。而自然所形成的森林则结构更为复杂,本身虽然不具备稳定性,但能够通过多种物种的互相搭配和组合,形成不逊色于人工的稳定状态。

除此之外,松叶林、针叶林、混交林……等等诸如此类,甚至包括各种草场、苗圃,乃至荒野之中无数类型的灌木……

以及更复杂的混合型,还有多种混合型形成的套娃混合型等等,在这之中有的具备着槐诗没有想过的亮点,而有的天生具有重大缺陷,难以抗衡天灾、霜冻或者外来物种乃至人类的砍伐……

在这个过程中,槐诗并没有动用过山鬼的能力去催化,或者抽取生机壮大自己。而是对照着现实里的案例,不断的调整自己体内的生机平衡,进一步的对体内的微缩生态结构进行优化和再配平。

他感觉自己的体内就好像是一座庞大的生态园,甚至种类并非越多越好,前提是……能否建立起一个能够包容更多的物种生机的稳定循环?

山鬼圣痕在短短两天内,已经收缩了一小半,从胸前辐射扩散向身的生机网络已经再度回归了胸前,千丝万缕的延伸,从背后再度交汇——而精密度和复杂性却提升到了原本的三倍之上。

重新调整主次,进行优化,努力的在循环性、包容性和稳定性三项之间取得更好的平衡。

就好像是玩一个运营游戏一样,槐诗在调整的同时,也乐此不疲的不断探索着体内各个器官对不同种类的植物生机的适应性。

赋予心脏更强的自愈能力,赋予肺腑和呼吸系统更好的韧性,试图令骨骼更加坚硬,再让筋腱的弹性得到进一步提升。

令神经系统部分接入圣痕,提升电信号的传输效率,进一步的压缩自己的反应时间。

哪怕收效并不多,但依旧令他好像打开一扇新的大门一样,发现了更多的可能……

在这个过程中,乌鸦依旧保持着旁观和沉默。

不置可否,静静地欣赏着他在这种事倍功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不断的受挫、试探、放弃和再次进行新的尝试。

甚至差点弄的自己变成软骨病和肌肉溶解。

不阻拦,也不提倡。

只是沉默的旁观,掩饰着自己心中微微的惊愕和感慨。

究竟应该说是不自量力还是志向远大呢?傻仔现在就已经开始进行器官以太化的探索了。这可是三阶的范畴……

第一阶段·水银,以炼金术之中的汞、盐与硫将升华者的体内化为源质沃土,形成可以承载圣痕的容器。

第二阶段·黄金,源质自奇迹之中渐渐蜕变,而升华者的躯壳和灵魂也会开始向着深渊的奇迹和灾厄逐步转化,为下一阶段的淬炼做好准备。

第三阶段·以太——到达这个阶段,才会真正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的器官会逐步在被称为‘以太化’的过程中进行改变,转化为新的形态,甚至被赋予各种新的功能,令升华者再度重生,彻底和人身固有的限制道别,真正的超越人类。

如今槐诗的行为堪称不

自量力。

但这又有什么问题?

就当提前预习新学期的课程咯。

乌鸦感觉欣喜的则是,在离开了自己的提示之后,槐诗竟然能够自发的去优化山鬼的结构,并开始了下一阶段的探索。

这一份才能不可谓不珍贵。

而这一份主动……在原本得过且过堪比咸鱼的槐诗身上,简直好像十连抽了八个SSR一样的稀奇。

这是一个绝佳的迹象。

不再是被动的面对这个世界,他已经开始尝试着主动的迎接和寻找改变……

这一趟门出的真是太值了!

她暗自欣喜着。

.

而在短暂的观测之后,槐诗已经在密林的外围转了一圈,手中的树枝削成的探杖不断戳下。

刺探着此处生机网络的节点和重心。

不需要通过山鬼的圣痕进行感应,经过了两天的尝试之后,槐诗已经凭借着经验形成了隐约的盲感。

好像扫雷一样。

娴熟地标注出了重点。

然后伸手,从口袋里抓出几颗草籽,随意的丢进了探杖戳出来的几十个小坑中,踩一脚,完事儿了。

给社区送进去了一个新的邻居,并确保大家可以和谐相处,并在白禾萌芽的关键阶段伸出援手。

他能够想象到,萌芽的白禾是如何在此处的密林网络中掀起一丝丝微弱涟漪的景象,然后,将一个隐秘的标记留在这里,留待后继者们进行接下来的步骤。

反正一路上不管有没有发现龙槲的痕迹,槐诗都会顺手种两片,纯当练手了。

而且,他也见到过不少和自己一样的升华者,穿梭在印尼的各地。就好像即时策略游戏的前期,那些用来探路和开地图的农民一样。

他现在倒是不太相信印尼林业协如此大的架势是单纯为了治理龙槲了。

多半是顺带的吧?

肯定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混杂在其中,但这和槐诗这个外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种事情深究下去一定会有麻烦等着自己,还会浪费时间,他懒得去仔细琢磨了。

有这罗马时间,还不如去多吃两碗饭更强。

到饭点了……

槐诗摸了摸空空荡荡的肚子,考虑着接下来去哪儿找点东西吃。本地的伙食他实在有些吃不惯,只能靠快餐店的炸鸡可乐度日,说实话吃的有点腻了。

要不自己找一套工具开个伙?

心里寻思着,槐诗拉开车门上了车,愣了一下。

沉默片刻之后,他拧动了钥匙,打火上路。

很快,越野车回到了道路上,向前疾驰奔行,碾过路上的水坑和泥泞,飞快地向着马杜拉行进。

在驾驶中,槐诗抬起手,打了个哈欠,然后抬起来的手随手往旁边一推。

封闭的车厢里爆发出一阵闷响。

鼓手!

低沉的风声扩散,紧接着便是颅骨和车窗碰撞在一处的清脆声音。

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个小鬼凭空从空气中浮现,脸上还残留着错愕的神情,便已撞在车窗上,两眼一翻,陷入晕迷。

早在槐诗上车的瞬间,就在车里闻到了另一个不属于这里的味道。

有人藏在车里。

只不过是他看不见而已……

哪怕体会不到死亡预感,槐诗的神经依旧紧绷起来,在短暂的伪装之后,抓住了对方呼吸渐渐平稳的契机,悍然出手!

然后直接就把那个隐身藏在副驾驶上的小鬼打晕了!

幸亏槐诗在接触到的瞬间,凭借着手感和体重的估算,提前察觉到了不对,收回了大部分力量。否则这一手就足够把小鬼送进ICU了。

这鬼地方有没有ICU都还两说呢。

踩了一脚刹车,槐诗停稳,回头看向副驾驶上的那个小男孩儿——大概十二三岁,头发微微卷曲,不知道多久没有剪过了,看上去乱糟糟的,不过是衣服和身上倒是挺干净,看得出经常洗澡。

槐诗伸手,娴熟地将他身上的口袋和可能藏武器的地方摸了一遍。

没有武器。

没有圣痕。

也没有感觉到对自己的恶意。

槐诗扭了扭脖子,在嘎嘣嘎嘣的声音里,露出了冰冷的笑容。

暗搓搓的混上了自己的车,竟然身上连一毛钱都没有……真以为是群星号限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