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楚岩愣了下神,这事,他可是才听说,好奇笑道:“那傻子想通了?是谁家的姑娘?”

“认识。”柳倾城甜美一笑:“其实,在无双界时,就有这趋势。”

“无双界中?”楚岩回忆一下,随即发现什么端倪,诧异道:“方家,方青?”

柳倾城含笑点头:“这事我也是才知道,方家老祖,这几天大发雷霆,正要来龙盟兴师问罪呢,”

“这家伙……”楚岩笑着摇头,心里有些东西,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其实他一直知道,这些年,叶寻对他的执念太深,叶寻是一群人中,天赋最平庸的,也是最平凡的,没有背景,能到今天这一步,还是当初秦紫萱带去逆天改命。

叶寻这些年,跟随他一路南征北战,放弃了太多,包括感情上。

其实楚岩早就劝过,仙尊时就说,都这个境界了,也二百岁了,该找个伴了,万一哪一天陨落了,至少要给自己留个后啊。

可叶寻一句话,楚岩就闭嘴了。

他让楚岩生两个,送给他一个。

楚岩当时一阵头大,头一次听说,儿子还能送?

如今听说叶寻爱了,楚岩也放下心来:“方青这姑娘挺好的,很率性,让叶寻好好待人家,另外,准备一下厚礼,回头去方家拜访一下,人家嫁姑娘,这礼数不能缺了。”

可爱少女活力十足动物园拍写真

“嗯,这事师姐已经在做了,叶寻现在也入仙帝了,方家老祖也不会太为难,之前动怒,估计也是叶寻没说。”

“不奇怪,人家一族培养的后辈,就这样被拐走了,换做我也生气。”楚岩说着,突然想到什么,看向柳倾城:“欧阳家,不会也这样对我吧?”

“不好说。”柳倾城眨了眨眼,像星辰闪烁,动人极了。

“生米煮成熟饭,就由不得他们了。”楚岩一步上前抱起柳倾城,大笑一声,柳倾城脸颊也是闪过红晕,这混蛋,自己早就是他的人了,就是要占便宜,还胡乱说。

在之后,良宵美景,一夜千金。

——

次日,楚岩回归星空秘境,如今大家都先后突破,自己的进度也不能够落下。

要抓紧才行。

仙帝初级,在想精进,很难了,仙帝突破,不再是单独的闭关就可以,需要很强的悟性,时机,所以这一方面,他也不强求。

反倒是第九命魂,和本命绝学,这两方面,可以多下一些功夫。

第九命魂,楚岩其实早有想法,第八命魂,是诸天星辰,融合万法,对修行和感悟都有极大帮助。

但同样,在攻击力上则逊色许多,所以第九命魂,他是想凝造一攻击性命魂的。

楚岩陷入沉思,在丹田之内,天地之力疯狂涌动,很快,便化作一个雏形,可至于具体凝造成什么,他还在思考。

“战场。”

突然,丹田中有一道冷清声音传出,令楚岩一愣,是九层玄天塔?

“看什么,上次差点把本座送给他人,这仇还没找算呢。”九层玄天塔冷哼声,楚岩一阵干笑,这家伙,还记仇了。

“如今到仙帝境,拥有磁场,可以塑造一片属于自己的战场,这样配合天地之力,在这一片战场中,能发挥出很大的优势。”

“是说,开辟一片空间?”

“也不算,还记得那小女友的神物吗?”

“青光玄天鼎?”楚岩记得,青衣有一件神物,就是这个。

“对,在神物当中,他排名不高,但却是几件仙帝垂涎之物,便是因为,这玄天鼎能开辟战场,指挥青光军团已做加持,可以试一试,将命魂塑造成一片战场。”九层玄天塔道。

楚岩目光一闪精光,这一点他倒是没想过,当初青光玄天鼎的加持,他感受过,很强,可以让他跨境杀敌,如果塑造一战场命魂,确实不错。

“试一试,但不要强求,这种不规则的命魂很难塑造,即便是九品中,也极为罕见。”九层玄天塔提升道。

“好。”楚岩闭合双眸,创造力释放而出,开始对命魂进行改造,但良久,他额头便有汗水流下。

正如九层玄天所说,战场这种东西,太飘渺了,不真实,想要创造,太难。

但很快,楚岩放空自己,回忆这些年自己每一次交战,很快,命魂之光开始变化。

“真的成了?”九层玄天塔微微惊讶,他也只是建议,战场命魂,太可怕了,能以一命魂成战场,所以他只是提个建议。

当然,现在楚岩所塑造的还并未战场命魂,准确说,应该是一座战台命魂,不足战场那样血腥和暴戾,范围也远远不够。

“还不够!”楚岩爆喝声,精神

力不断涌出,融入进命魂,战台开始不断变化,朝着八方蔓延,直至最终,达到千万米。

战台,也不再是一路平坦,而是开始有山丘升起,树木生长,之后又开辟出一条条小溪,还有一座座破败城池,以及千军万马。

“不要停下,创造的军队越多,加持便更强。”九天玄塔有些激动,仙帝境界,竟真的有人创造出了战场命魂。

九层玄天塔,自有器魂,可以说存在太久了,甚至在远古时他便在,天下一切神物之主。

所以他更加清楚,战场命魂意味着什么,只一念,开战场,这太可怕。

命魂,到了仙域,其实很少有人在意,或是拿来战斗了,毕竟命魂是灵体,远不如神兵来的强大,一旦出现损坏,还会影响本身修为,太不值了。

当然,这只是一些小众人的想法,而真正的强者,命魂永远都是绝对法宝,比一切神兵都更加有力,他们会创造强大命魂,以命魂为生命根基,也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强者。

而命魂,虽是被创造的,每一个人思想不同,形态自然也不同,有千万种。

可正所谓大道同归,真正有几种顶尖命魂,其实是固定的。

举个例子,这句好比如说,天下有亿万修行者,每个人的修行方式都不一样,可海纳百川,最终迟早会汇聚在一起,强大的东西,也是一样,是固定的,就那么多,无论如何创造,都绕不开。

战场命魂,便是其一。

九层玄天塔记得,在远古仙域中,便有一位擅长战场命魂的大能,一人,开辟一方天,指挥千军万马,一人可为一军,极为可怕。

除此外,现在九天神界,也有擅长战场命魂的强者,无一不是绝代天骄。

但战场命魂太过虚实,天赋极强者,也是在仙王境塑造,可眼下,楚岩在仙帝一境,便创造出战场命魂,这太可怕了。

九层玄天塔想着,不由嘀咕声:“帝境创造战场命魂,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让那一命魂重现天日。”

当然,九层玄天塔没再去说,那一命魂,消失太多年了,比起战场命魂,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即便是在他的年代,也没有见过。

楚岩想创造,恐怕,很难。

“凝!”随着精神力燃烧,楚岩低喝声,随即战场浮现,合二为一。

“成了。”楚岩看着一片属于自己的战场兴奋起来,真的成功了。

“现在,便差本命绝学了。”楚岩心底想着,这个,可比命魂更难,他完全没有思绪。

为此,他甚至怀疑,是自己天赋不够?但不该啊,这些年,他同境无敌,各方面都极为领先,为何其余人能创造本命绝学,自己不能?

当然,他并不知道,任倩儿和他说的其余人,至少都是仙帝中级,甚至是一些顶级,都很少。

——

随着楚岩闭关,仙域也不是静止的,每一天都不断有大事发生。

距离仙王时代的预言,越发近了,各方顶级势力都疯狂培养后代,资源大量消耗,但越是如此,战场便更多,包括一些原本中立的势力,都开始互相碰撞,掠夺资源。

除此外,这一年中,仙域又发生几件大事。

不知是因为齐家缘故,还是别的原因,仙域上方的天穹突然出现一个巨大豁口。

那感觉,就好像被一只巨大的妖龙从内部将天幕撕裂一样,豁口两边都朝外翻起,十分骇人。

“天裂了!”仙域,许多人在这时都不由抬头,这太惊人了,尤其是对一些不知仙域外还有九天神界的人来说,就像是毁灭。

“嗖!嗖!嗖!”

同一时间,仙域各地,不断有超凡强者飞向九天,每一位都是仙域知名仙帝,龙盟中,任倩儿、李朝阳,以及数位盟主也都去了,看着那一道巨大豁口都露出凝重之色。

“到来的时间,有些快了。”李朝阳眉头紧皱,这事,对仙域而言,绝对不是好消息,外来者,无论在对哪里来说,都是入侵,换句话说,便是掠夺者。

当初尘间,便遭遇过这种情况。

“不知道对方有多强。”李朝阳低声道,如果只是圣帝,他们或许还能维持,可一旦对方有仙王出现,那仙域,根本无法抵御。

“应该不至于,秦紫萱那面传来消息,这一次天幕撕裂,并非是屏障打破,只是有些松动,仙王,应该不会有仙王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