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顾好和风熠宸都睡得很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晨的七点半。

“总裁?七点半了,您没事吧?”梁晨实在担心他们万一沉睡过去就麻烦了。

所以进来几次,看看,看到仪器上的指标都没有

风熠宸听到声音,陡然睁眼。

一抬眼就看到了梁晨,他的眼袋很重,眼睛里都是血丝,看起来就像是熬夜很久的后遗症。

一看到风熠宸醒来,梁晨很明显松了口气:“谢天谢地。”

风熠宸皱了皱美图,道:“这得谢谢顾好。”

“是啊,要谢谢顾小姐。”梁晨由衷的感叹:“对亏了她,总裁,顾小姐真是义薄云天。”

风熠宸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女人,精致的脸蛋很是平静。

“就是个傻瓜。”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是如此的温柔,完全是刻骨的温柔。

梁晨笑了起来:“却又是那样的让人钦佩。”

肯为了总裁豁出去性命,这种女人,少见了。

阳光洒落少女房中心情大好生活照

风熠宸柔柔的望着顾好,她枕着风熠宸的胳膊,睡的无比的香甜。

风熠宸再度道:“顾好血液的检查指标,都看了吗?”

“看过了,到了五点钟中这次就没有再继续升高。”梁晨如实的回到道。

风熠宸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梁晨,也累了一个晚上了,撑不住就回去休息吧,把的工作交给陆云,让他接手,睡个觉再来。”

梁晨立刻道:“总裁,我还能撑得住,下午吧,这个时间点还是没有完全稳定,我担心一转手,对顾小姐和您不利。”

风熠宸听到这话,淡淡的看了眼梁晨,他考虑的倒是周全了不少。

点点头,风熠宸这才沉声道:“嗯,行吧,自己掌握。关于顾好的血液指标,还要盯着点,医生那里,有时候太忙,可能会疏忽。”

“放心总裁,我一定不会让出现任何纰漏。”

“去吧。”

梁晨出门。

风熠宸把顾好放好,自己下床,再看顾好,已经睁开了眼。

“几点了?”她舌问道。

“七点四十了。”

“哦,要赶紧起来了,医生要查房了。”

“觉得怎么样了?”风熠宸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亲自试试她的脉搏。

“好像好多了。”他也觉得没有那么快了。

“睡了一觉,好多了。”

稍微松了口气,风熠宸放开她,去洗漱。

两个人又在医院躺了一个上午。

血液指标出来,一直没有上升,但是恢复还需要一个过程,可能得两三天。

风熠宸可能天赋异常,被咬了,一点事都没有,当天中午,就被宣布可以出院。

这样就还是顾好要住院。

她已经心急如焚。

“风熠宸,我觉得好多了,能不能不要让我住院?”

“这个不是开玩笑的。”

风熠宸沉声道:“事情关系的安危,不住院怎么可以?”

“可是我现在觉得住院也是麻烦。”

“麻烦也要住院。”他坚决的要求住院。

就这样,顾好只能再度请假住院。

下午三点,顾好偷偷溜出去,在走廊尽头给小竹打电话。“小竹,我可能还要住院。”

“姐,怎么了?”

“别提了。”顾好简短的解释了下。

小竹立刻就忍不住叫了起来:“在哪里?我现在立刻去看。”

“别来了。”

“不行。”小竹这次态度强硬:“姐,我必须过去,要不然我真的要疯了。”

“那好吧。”顾好无奈,只好对小竹道:“行,来吧,我给定位一下地址发过去。”

“好。”

小竹快速的手势东西,跟教授请了假直接离开学校。

她刚要打车,就听到有人喊她。

“顾小竹!”

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穿警服的迟靖西从车里下来。他开了一辆黑色的车子,是私家车,穿的却是制服。

只是这一身剪裁合体的制服包裹住他结实修长的身体,看起来是如此的合体,衬托出他修长的身段,气势不一般。

她微微蹙眉,戒备心再度涌出来。

“迟警官?怎么又在我们学校后门?”小竹朝着他走来。

迟靖西心里咯噔一下子,这女孩,完全是戒备的。

他笑了笑,开口道:“我说路过肯定不相信。”

小竹脸上一滞,还是点点头,“对,说路过我确实不相信,怎么就这么巧?”

迟靖西笑了:“对,不是路过,是我专门来找的。”

“找我?”小竹更加的错愕:“找我做什么?”

迟靖西目光看着她,微微笑了笑,道:“如果我说对一见钟情,信吗?”

小竹瞪大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无法消化这个信息。

愣了十秒钟,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正在眼神深幽的望着自己,不像是开玩笑。

她心里一下狂跳起来,有点尴尬,低头的瞬间,脸也跟着微微的红了起来。

她开口道:“我不信,无论怎么说,这种事情别找我,恕不奉陪。”

说完的瞬间,她就冷着脸扭头就走。

心里却狂跳不已。

她本来就是讨厌男人的,这个男人却说对她一见钟情。

她心里无法接受。

“开玩笑的。”迟靖西道:“这就走了,真是太经不起开玩笑了。”

小竹一愣,停下脚步,回转头看向他。“开玩笑?”

迟靖西走了过来:“开玩笑的,真是路过这里,遇到,走吧,去哪里?我送。”

小竹心里涌出来一股子不舒服的情绪,冷声道:“我为什么要让送?”

迟靖西一下子愣住,随后爽朗一笑,露出大白牙,整整齐齐的,平添了更多的魅力。

“省钱啊,我送省打车的钱。”迟靖西道:“我以为我们有着共同的秘密,无论怎么说都是朋友了。”

“共同的秘密?”小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我和有什么秘密?”

“姐姐帮垫付的那些医药费,我已经帮斡旋了,难道不想知道结果吗?”

小竹又是一愣,看向他,道:“呃,是在钓我上钩吗?”

迟靖西心里又是痛,这丫头确实很戒备。

他眯了眯眸子,开口道:“的戒备心太重了,我是可以直接告诉,结果就是,现在医药费可以退给,他自己愿意独立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