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根牙齿冲向那挥鞭的界将长老,虎头则是被魔虎长老祭出,正面迎击那数十道斩下的刀影!刹那间,魔虎长老这边就战作一团,在两名界将存在的联手攻伐之下,他根本无法抽身去保护船上的吴家小姐,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以北寒鹰为首的那帮人,以强大法

器冲破小船法阵,而后冲到船上,便如狼入羊群,将那些个护卫杂役,打的打杀的杀,片刻之间,甲板上就没剩下几个还能站在那里的。

北寒鹰一伙人,则是顺利无比的,冲入到了船舱之中!

“北寒家!!我吴家记住了!!就算尔等今日将我魔虎毙于此地,我吴家定然也会找上你北寒家,誓报此仇!!!”魔虎长老怒极狂吼,可这一刻,他什么都做不到,光是两名界将长老的联手攻伐,就让他在这片刻之间,身上出现了伤势,也只能如此狂吼几句,来发泄发泄心中的怒火

了。可是他这怒吼,对于北寒鹰那些人,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很快,那船舱顶端,就传来最后一阵抵抗之声,却是船上的护卫且战且退,已然到了最后的防线,吴家小姐的

房门之前!

怎么办,救,还是不救?

出手,还是不出手?

小船杂役舱的某个房间里,林昊仍旧坐在椅子上,手背撑着侧脸,另一只手攥着酒壶,目光微眯,耳中听着楼上传来的,几名护卫苦苦抵抗北寒鹰那些人的战斗之声。

出手么?

可这样一来,也就暴露了他的身份,他也就白白伪装成这钱明的模样了。而且,此时让吴圆圆得知了他的身份,还算是小事,若是被北寒家的这些人认出来,他就是杀害了宋荣,还有那老城主分身的所谓“神主”,以他现在的伤势情况,万一被

那老城主找到……

恬静少女漆黑长裙樱桃小嘴电眼迷人写真图片

可若是不出手,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吴圆圆被这帮人给绑走?

那北寒鹰,出口就是要杀了魔虎长老,显然这家伙不会对吴圆圆以礼相待,甚至,还可能会做出更加恶劣的事情!

这里,毕竟是禁区之内,不是玄令关也不是边关界城,在这禁区边缘,没有任何法度,有的,只是弱肉强食!

曾经瘦高道士和金光上人也曾说过,每年的禁区试炼,其实死掉的人,大多数并非是葬身墨兽之口,而是人族自相残杀!

林昊抬头望向窗外。

出手,对面有足足八名界将长老,虽然这些界将长老,在界王面前,仍旧也只是一群蝼蚁,但他这个界王,此时身上可是有着十分严重的伤势。

到底,要不要出手?

又该不该出手?

万一出手之后,伤势爆发,他不但没能救下吴圆圆,反而还将自己给搭进去……犹豫之间,上层船舱里猛然传出轰隆一声爆响,下一刻,数道身影便直接从上层船舱的窗户,破窗而出,朝着那北寒家的大船飞掠而去,一边飞,还一边传来北寒鹰的笑

声。

“哈哈哈,吴家的小美人果真不错,速速将她送入宴厅,今夜,本少主就用她来暖床了!”林昊心神一震,立刻朝着船外看去,立刻就见跟随在北寒鹰身后的一帮纨绔子弟中,正有两个女子抓着吴圆圆,在那两个女子的束缚之下,吴圆圆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有效

的反抗。

任她小无相功还是破灭神剑,几乎刚刚使出,就会被其中一个女子所持有的法器所化解。

她完如同一个待宰的羔羊一般,被这帮人抓走了去!

不消片刻,这帮人就将吴圆圆抓上了大船。而北寒家少主成功抓住了吴家小姐,那两个北寒家的界将长老,也再无继续战斗下去之心,其中那个挥舞大刀的长老,立刻就收刀退出战团,似乎还想要说什么招降魔虎

长老的话。

但这一刻,魔虎长老简直如同疯魔了一样,尤其是眼睁睁看着吴圆圆被绑走,他几乎力尽出,虎头法器化作三四丈大小,不要命的朝着那挥鞭的界将长老咬去。

“你们这些混蛋,胆敢绑走我吴家小姐,老夫定然要与你们不死不休!!”魔虎长老口中发出一阵惊人的虎啸,以虎头轰击向挥鞭的界将长老,趁着那挥舞长刀的长老退出战团,他猛地就朝着大船冲去,似乎想要冲进大船,将吴圆圆从那些人手

中救出来!

然而,他连那两个界将长老都打不过,又如何能够从北寒家的巨大法舟之中,救出吴圆圆?几乎他刚刚冲到那大船的边缘,轰然一声巨响,一道刺眼无比的剑芒,猛地就从法船阵法之中激射而出,而且不止这一道剑芒,那巨大的剑光之后,更是跟着无数的剑影

,简直如同一片剑幕,将魔虎长老彻底笼罩在了其中。

这一刻,冲到那里的魔虎长老,眼中就只剩下了一层绝望!!只不过,那施发此招之人显然有所留手,最终真正轰击在魔虎长老身上的剑光,只有那最大的一缕剑芒而已,这一缕剑芒直接洞穿魔虎长老的胸口,轰然一声震天巨响,

魔虎长老直接被这惊人的剑芒,轰击的倒退几百丈,整个人轰隆一声撞在小船的甲板上,张口呕出一大口鲜血,却是直接没有了再战之力!

“念在你对你家小姐忠心耿耿的份上,今日,本尊饶你一命,若想救回你家小姐,最好还是让你吴家的界王前来讨要吧,至于你,继续如此,不过送死罢了!”

北寒家法船上,响起一阵冰冷至极,轻蔑到了极点的话语。“圆圆小姐!”魔虎长老奋尽力想要从小船甲板上爬起来,但却只能做到翻一个身,膝盖打滑,无论如何都无法站起,他用尽力的继续祭出那虎头,似乎想要用最后的

力量,将那虎头砸向那大船。

可就算真的砸中了,又能有什么用?

大局已定,他根本不可能从北寒家的手里,把吴圆圆给救出来!而这一刻,那以北寒鹰为首的,将吴圆圆绑到大船上的一帮人,则正站在那大船边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