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晚,我头一次看到制片人比主演名气还火的!你每次出场都是爆炸新闻,来来来,自己看!”

陆轻晚才从庄慕南深海一样的眼睛下逃开,转身被叶知秋生擒,“呃?热搜榜第二名?我那么厉害了吗?”

“切!标题是神秘女子对战非洲狮,没说神秘女子是你,不够勒,非洲狮后面是咱们剧组的招牌没错啦,这个宣传力,哎呦哟,我不敢说本年度独一份儿,至少三个月内没人能干出更震惊的事儿!”

叶知秋眼看着热度从几万飙到了两个亿,一跃到了第二名,评论更是一路狂奔,已经破了二十万,而容睿和乔慎的微博,评论也就是二十万出头。

赶超一线大咖的既视感,这个牛可以吹一年。

陆轻晚还没顾上看微博,顺手扒拉两下,黑灿灿的美目呼啦亮了,“哎哟喂,照片拍的不错啊,光线、角度、构图、焦距,灰常专业!给摄影师加鸡腿!”

叶知秋呵呵笑,“你说田野?得了吧,出事儿的时候他和张导跑的比兔子还快,躲在更衣室没出来,”

陆轻晚看了眼更衣室,脑补了画面,“呃……壮志暮年,壮心不已,体能这么好,那么以后拍吊威亚的戏,别给田野搞什么吊车了,让他爬房顶就行。”

叶知秋噗嗤笑岔气儿,“你狠,你狠。”

巧妙的角度没有露出陆轻晚的脸,但身材的曲线展露无遗,评论区难免有素质较低的,言辞有些不堪入眼。

“妞儿挺辣啊!技术应该不错吧?”

“我出一百万,睡一晚!”

超美太阳帽超美的人儿

“辣妹子是剧组什么职员?我十倍价格挖人。”

“36d吧?波霸,我喜欢!”

陆轻晚切了切,“球儿,我难道不是e吗?”

叶知秋用手掌比了比,绷着嘴唇意味深长的嗯了声,“有了男人果然不一样,女性激素猛增!”

“去去去!增你妹!我这是没男人,憋大的!”陆轻晚抖抖防晒服,盖住了隆起的高高曲线。

叶知秋看看自己的飞机场,勾住陆轻晚的脖子要灭了她,“你大爷的!我最缺男人 ,我怎么没憋大?”

“可能是你无欲无求,大师,受我一拜!”陆轻晚抱拳作揖。

“你大爷!”

卢卡斯发现自己来的时间不太对,想走,但她们的对话已经一字不差进了他的耳朵,他只好假装自己聋了三分钟。

“叶总,忙吗?”

叶知秋一个机灵,环臂抱着胸,生怕别人说她是太平公主,特意挤了挤,“有事起奏。”

卢卡斯心道你妹,“我明天白天在剧组,晚上陪庄慕南上节目,节目结束要飞京都谈工作,后天下午才能回来。”

陆轻晚咧咧嘴,小红唇倍儿调皮,“公差不用请假,叶丞相给你准奏。”

卢卡斯心道我特么真该换个时间来,他捏了捏鼻子,“那个,我们家倾城不嫌弃你,所以这两天你有空了帮我带带他,家里有猫砂,猫粮。”

叶知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你让我给你喂猫?”

“不愿意?”卢卡斯傲娇的抬高下巴,那表情在说,我让你去是你的福气,你别不知道珍惜。

“愿意!必须愿意啊!我们球儿最有爱心,她对小动物的感情超出你的想象,不就是一只猫吗?小意思,来来来,钥匙给她,你呢,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的猫儿子一定白白胖胖,转身就管你们陆总叫妈!”

陆轻晚抢白叶知秋,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两个当事人听的一愣一愣。

卢卡斯趁机把门钥匙塞给了陆轻晚,“麻烦了。”

叶知秋斜了斜眼睛,“晚晚?”

陆轻晚堵住她的嘴,笑吟吟挥手,“老王你去忙!”

卢卡斯的脸……玛德,为了猫儿子!我忍!

“晚晚!你让我给卢卡斯喂猫?我闲的我?”叶知秋嫌弃的将手插在裤袋里,不接钥匙。

陆轻晚掀开她的领口,将钥匙丢进去,又拍了拍她的胸口,“球儿啊,你不是说没有男人吗?喏,姐姐给你找个,我觉得卢卡斯不错,个子高,颜值在线,家庭条件你看到了,富豪级别的,虽然不是大老板,但作为绝世集团的牛人,会差钱吗?你考虑一下。”

叶知秋无言以对,“晚晚,我看起来像滞销品吗?”

陆轻晚加粗了声音,“嗯,不是像,你就是。”

“我咬死你!”

“哈哈哈!!”

……

孟西洲瞪大眼睛,活见鬼的表情,“……”

neil张大了嘴巴,见到复活苏格拉底的表情:“……”

程墨安在厨房,炒菜!

程墨安还……系了围裙!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两人动作一致的揉揉眼睛,程墨安依然在厨房认真的翻炒食物,手臂匀速摇摆,米色的居家服,蓝色的围裙,彻底沦陷成了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居家必备好男人。

于是两人愣愣对视。

“neil,请告诉我今天早上太阳是从东边出

来的。”

“大概是西边吧。”

“嗷嗷!程二爷,你没事吧?你怎么在厨房?绝世的股价暴跌了?你要破产了?以后准备弃商从厨了?”孟西洲浮夸的跑进去,抱着程墨安的肩膀嗷嗷叫。

程墨安剑眉微压,往炒锅里面洒了些料酒,继续气定神闲的翻炒,“不是。”

“那是为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你丢掉了偶像包袱,放下了签字笔,拿起锅铲瓢盆?是什么力量让你甘心脱下西装皮鞋,走进了烟熏火燎的厨房?是什么让你打破了君子远庖厨的信念?是价值观的逆转吗?是厌倦了商战杀伐的冷漠吗?是……”

真聒噪。

程墨安拎起炒锅,行云流水的抖了抖里面的菜,色香味俱的菌菇跟中了魔法似的,在里面翻了翻,“晚晚喜欢吃。”

晚晚、喜欢、吃……

孟西洲的手挫败的耷拉下来,思想也从哲学的命题跌落到了俗世,举目望望油烟机,“天哪……谁来收了这个没节操没下限的男人?”

neil小脸儿泛起红润的萌笑,“爹地,我要帮你什么吗?”

小家伙蹬蹬蹬跑进厨房,仰头观望做菜都帅出银河系的亲爹。

程墨安指了指下面的柜子,“帮我拿老抽。”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