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锋速度极快,那两名岛国忍者武士的手刚伸至半空,他的人就已掠了过去,将司马云挡在身后。

自然而然的俩人的手,一只摸在唐锋的脸上,一只则是搂住了他的虎腰。

唐锋笑了,咧嘴道:“两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看不出来你们口味这么重?”

两名扶桑武士怔住,喝道:“八嘎,这是怎么回事,你小子哪里冒出来的,这里没你的事,赶紧大大滴滚蛋!”

唯有居中而坐的那名年长忍者,则是豁然睁眼,直瞪着唐锋,脸上现出诧异。

唐锋还是笑道:“摸了老子,占了老子的便宜,现在就想让我滚蛋,天底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两名扶桑武士终于明白过来,眼前这华夏小子估计想出头管事来了,于是乎,纷纷操起了桌面的武士刀。

“臭小子,就凭你还想英雄救美?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俩人左右将他围住。

唐锋懒得回答,甚至看都不看俩人,只是盯着仍旧还坐在中间位置闭目养神,看起来如老松入定的那名忍者道:“念在你们是客人,我可以给你们一次机会,道歉赔钱马上滚出酒吧,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那端坐着的年长忍者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开口,看样子似乎已睡着。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睡着,也绝不可能听不见,之所以充耳不闻,唯一的解释便是傲慢与不屑。

一种对自我的傲慢狂妄,对唐锋的不屑!

射手座女生喜欢向日葵

唐锋自然看出来了,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定力相当不错,而且也是迄今为止,他所遇到的最强高手!

田野君却是怒吼道:“八嘎,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还想要英雄救美?”

纲犬君跟着冷喝道:“赶紧滴滚蛋,别破坏我们跟这位美丽的花姑娘喝酒,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冥顽不灵!”唐锋一声冷喝,人已骤然扑出。

“八嘎!”两名扶桑武士见此,纷纷拔刀,企图砍杀而来。

只是他们到底估计了唐锋的实力,又或者说他们的反应和速度实在太慢了点,俩人手中的刀帮拔出至一半,唐锋的拳头已轰至。

砰的声响,一名扶桑武士被打飞,重重砸在桌面上,由于力道过猛,竟当场将桌子砸乱,随后如死狗般趴在地上不住哀嚎。

另外那田野君刀拔出,刚想侧面一刀砍来,唐锋身形闪电般扭动,跃到身侧,探出大手,抓住对方手腕一扭,那明晃锋利的武士刀便到了他手中。

田野君刀被夺,下意识挥拳,要打唐锋肋骨,只是他拳锋更捏起,那把森寒锋利的武士刀就架在了他自个脖子上。

“再动一下试试?”唐锋握着刀,双眸如寒芒。

田野君哪还敢动,硬生生将挥至半空的拳头收回,连那被打飞出去的纲犬君,此时也只能立在原地不敢再冲过来。

“看不出来,阁下原来还是个练家子!”田野君咬牙道。

也就是直到这时候,俩人猛然才意识到,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子,竟然就是那传说中的华夏武者!

然而那名年长武士,却还是动也不动的闭目端坐在那里,对眼前所发生之事,然充耳不闻。

唐锋沉声道:“赔钱,道歉!”

田野君笑道:“赔什么钱,道什么歉?你算什么东西,自以为练了点功夫,就很了不起了?我们堂堂岛国扶桑武士,向来不会道歉,更不可能向你们华夏人,低头认错!”

唐锋沉声道:“冥顽不灵,你们当华夏什么地方,想怎么撒野就怎么撒野?先给老子跪下!”

说罢一脚踢向他膝盖,当场将那田野君武士踢得轰然跪地,就跪在唐锋跟前。

“道歉,赔钱!”唐锋居高临下直面着他。

“绝不可能,士可杀不可辱,要老子向你这华夏小子低头道歉,绝不可能,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田野君嘶吼,他堂堂一介岛国武士,如今被迫下跪,颜面尊严早已荡然无存。

唐锋点点头:“刚才你是用这只手,企图摸她脸蛋的吧,就用这只咸猪手,给你一个教训!”

说罢紧了紧刀柄,就要挥刀。

那端坐如松的年长武士终于坐不住了,豁然睁开眼,道:“华夏年轻小子,学了点本事不容易,可不要自误!”

那田野君急喊道:“千手上忍大人,还请快出手救我,这小子如此羞辱我,已冒犯了咱们岛国武士之尊严,必须要用他的血来洗刷我的耻辱!”

千手上忍站起来,如寒芒盯着唐锋,道:“你们华夏有句古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把刀放下,并自断一臂,本座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唐锋微微挑眉,看着他道:“你是岛国武士上忍段位?”

千手点头道:“不错,说起来,我岛国扶桑武士上忍,实力大概相当于你们华夏的,化劲宗师境界。”

说话间,千手的脸上尽是傲然之色,说来也不奇怪,即便在华夏化劲宗师,也并不多见,更何况还是在扶桑岛国。

关于两国武者段位划分,唐锋亦有所了解,武者最初外劲,与岛国下忍等同,往上是内劲武者,与岛国众人相当,而华夏的化劲宗师,则对应扶桑上忍段位。

“年轻人,本座的话,不会再说第二遍,想活命,放下你的刀,自断一臂,我岛国武士之尊严,绝不容许任何人羞辱!”

千手上忍说着,缓缓站起身,同时拿起了他桌面的武士刀。

唐锋却是冷笑道:“老子管你什么狗屁的岛国上忍,凭你们就想在我华夏的大地上撒野,还远远不够格!”

“你想救他是吧?可以,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手快!”说话间唐锋手中的刀已扬起,一刀朝那田野君的右臂挥去。

“混账东西,你找死!”千手上忍暴怒,刹那间拔刀,动作快若闪电,身若奔雷。

这家伙到底是上忍段位,身手非凡,不过眨眼的功夫,刀就到了唐锋后方,直取他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