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快到中午的时候,唐峰的别墅,又热闹了起来,不断有人上门来拜访。

一脸不解的荣国诚听着他们说话,才知道唐峰与林梦佳结婚了,这些人是过来送贺礼的。

他近乎目瞪口呆的看着各大家族的人,挖空心思送来极为昂贵的礼品。

对于这些大家族而言,给唐峰送东西,自然不能随随便便,送来一些市面上容易找到的东西。

他们送的东西,不是昂贵便是可以的,需得能对上唐峰的心思,并且还要再与其他家族送的礼物相比之下,不会落了下风。

昨日得到消息,今日便是要把礼物准备好送来,这些家族的家主们,也算的是挺不容易的,有些还是自外地连夜空运过来,就如孔家送的那座玉山。

孔家的礼物,是一辆大型货车运过来的。

在所有家族的礼物之中,算得上最为引人注目,也是艳压场的。

这是一座高将近三米、雕刻成假山的外观的硕大玉石原石,从打磨的切口,可以见到这里面的石头水头极好,色泽灵润,单是用这玉石做成的饰物摆件,便会是价格不菲,更不要提如此巨大的原石。

这座假山石,怕是价值连城的。

唐峰见到送礼物来的那些人,在孔叔畴的指挥之下,将这玉石小心翼翼的放置在后花园之中,眼中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倒是并不在意这玉山本身的价格,而是这玉本身便是极有灵性的,如此巨大的玉石,便是更能激发自身磁场,与这花园之内的灵气相辅相成,使得设置在这里的法阵都起到更大的作用。

果子MM的灵动气息让人沉醉

如那聚灵阵,便是可以汇聚更多灵气,令得这花园之内,更为宜人。

传送法阵则会从这玉山之内汲取能量,无需唐峰时常修复,便可以一直保持。

与孔家这大手笔想比,其他人送来的礼物,虽说也都是极为难得的,可相对而言,便是逊色了几分。

郑家送了一对古瓷雕花瓶,荣国诚虽是对这等古董并不怎么了解,但郑家送给唐峰的,并且是作为新婚贺礼送的,自然不能是什么一般的玩意儿,估计不但价格会令人咂舌,还会有什么特殊的寓意。

周家送来的一辆奔驰公司最新款跑车,这辆车荣国诚是知晓的,球限量款,一共只有十辆,并且有一半已经在发行的时候就订给了各国皇室,能买到这辆车,不仅仅是金钱,更重要的是人脉与实力。

张家送的,则是小巧玲珑的许多,只是放在一个精致的木雕盒子里面,打开来,里面只几株植物。

荣国诚认不得这东西,挠着头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周家为何将这貌不惊人的小草这般送来。

可见到唐峰面露笑意,微微颔首的样子,荣国诚便明白,这几株小草定然是不简单的,看上去,在唐峰心中的分量,绝对不会比那古瓷跑车差。

就连与唐峰仅有几面之缘的孙老爷子,都让人送来一副华夏国历史上著名书法家的墨宝,虽说这价格或许并不及其他几家的,但那墨宝的内容,正是新婚贺帖,恰恰的应景。

纪宁见状,向着唐峰道:“先生,纪家的礼物,尚在路上,大约明日便到了。”

这纪家那个不正经的老爷子,虽然人不在平阳,可消息极为灵通,听闻唐峰与林梦佳的婚讯之后,也是着手准备,可终究是路途遥远了一些,没有赶得上跟着众人一道送来。

眼见着所有人忙忙碌碌的,荣国诚心中在盘算着,自己当送个什么大礼,才能说得过去。

以他的能力,肯定是比不上这些大家族有势力的,不过,想来也当是准备些用心的礼物。

就在荣国诚心中暗自想着的时候,安顿好礼物,各家族来送礼的人,都汇聚到了客厅之中。

今日过来唐家的,并非是昨日那些家主,皆是家里的小辈。

孔家自是孔叔畴,带着一贯温文有礼的笑容,很是谦卑的样子,口中说着客套话,不住的恭维和恭喜唐峰。

周家来的,是周婉的父亲,名字叫做的周潇海,是个看上去精明强干的中年男子,因着周家产业在外省比较多,他常年在外,很少回到平阳,今日是唐峰第一次见到他。

听到父亲上门,周婉很是开心,过来客厅这边,跟着他说了一会儿话,唐峰见他们父女之间感情很深,大约是平素见面时间少的缘故,周婉显得格外依自己的父亲。

不过,尽管如此,周婉还是相当懂得礼数,见到这许多大人在说话,只是私语了几句,便是脸上带着一份不舍退了下去。

唐峰见状,笑着道:“待父亲这边说完了话,让他到花园之中陪着玩一会儿。”

周婉这才展露笑容,去找小丫头了。

郑家过来的,不出意外的,是郑家那位大小姐,郑玥,可张家来人,却是令唐峰有些没有想到。

他本是以为,这等场合,楚楚那多事的丫头,一定会是抢着来的,可出现在他面前的,并非是楚楚,而是张盛东,他身边,还跟着张金硕。

上次见到这父子二人,还是在林梦佳的公司里面。

张盛东带着张金硕上门赔罪,并将这本是张金硕名下的别墅,送给了唐峰。

那时候张金硕还坐在轮椅之上,一见到唐峰,便是吓得屁滚尿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后来唐峰便是再也没有见到他,听闻是张家将他送到江南疗养去了。

现在见张金硕虽是腿脚还有些不太利落的样子,可这平常的生活,当是没有问题了。

如今张金硕到这别墅算得上是旧地重游,眼见着本是属于自己的产业归了别人,心中自然不是滋味,不过,他的脸上不敢有什么表露。

他一直都跟随在张盛东的身后,显得有些畏缩的样子,就算是时间过去了许久,他还是不太敢直面唐峰。

张盛东却是显得自若了许多,与唐峰攀谈,一副自来熟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