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听着李妮的话,王娜涨红了脸,情绪更加激动,她本就偏爱儿子,在李宗进监狱后更是听不得别人说他的不是。

她抬起手,就要挠李妮的脸,“个贱骨头说的什么胡话?他是哥哥,我今天就要替李家列祖列宗教育。”

李妮忍不住眼泪落下,躲闪了她的攻势,“李家的列祖列宗如果有灵性,肯定会先教育大哥。”

李宗做的错事,最后只是去坐牢,而家里的烂摊子,则是落在她的头上。

这些年的辛苦跟隐忍,李妮再也伪装不下去。

阮白看局势不能收拾,对助理说道:“通知保安。”

王娜一听,停下攻击的动作,瞪着她,“敢?”

“王女士,这里是公司,这么闹着已经眼中影响我们的工作,我看在李妮的面子上让保安请走而没有通知警察,如果继续胡闹下去,我要报警了。”阮白把李妮护在身后,对她的称呼改变了,算是一种警告。

如果她明白事理,不应该继续在这里闹,可偏偏,她不是明白事理的人。

王娜的重男轻女让她这个局外人也彻底寒了心,除了心疼李妮外,她也明白李宗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与王娜的宠溺脱不了干系。

“好,好的很。”王娜的手指越过阮白的脸指着李妮,“以为有人护着就没事了?就算我被赶到楼下,我也要坐在那里,哭诉着的无情无义!”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她只认钱,其他的软硬不吃。

李妮被威胁后脾气更冲,擦掉眼泪,指着门口大声吼道:“爱坐就坐,最好坐一辈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让大家评评理,这个做母亲的多偏心,去吧,现在就去。”

保安正好到来,看到这个情况,一眼就知道谁在闹事,二话不说直接一左一右架起王娜,并对阮白特别客气地说道:“阮总抱歉,是我们工作的失责。”

王娜被夹着,狼狈不堪,踢了两下脚,鞋子也被踢掉,“李妮,这个没良心的,就这样让别人对待妈?”

李妮闭了闭眼睛,面子被丢光,内心最脆弱最不堪的一面被迫暴露出来,“带走。”

保安架着王娜往外走。

“这个贱丫头,白眼狼,我不会……”

王娜的骂声突然停止,她晕了过去。

保安被吓了一跳,立刻把她平放在地上,互互相觑,“那个,不关我们事啊,她自己晕倒的,我们什么都没做。”

阮白上前检查一番,王娜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脸色苍白得可怕,不像是假装的,谈了谈鼻息,她转过头,对着李妮说道:“李妮,打电话叫救护车。”

李妮看到王娜晕在那里,心一下子慌了,在阮白的提醒下才掏出手机,拨打一二零。

一阵凌乱过后,王娜终于被救护车送往医院,而李妮则是陪伴着。

周小素轻叹一声,道:“李妮也太惨了。”

她有个这样的原生家庭,怪不得要依靠宋北玺,她那瘦小的身躯中,也不知道藏着多少的秘密,她是怎么扛过来的?

阮白对着员工说道:“大家继续工作,还有,这件事今天到此为止,不能在公司继续议论。”

她知道李妮要面子,这次王娜的所作所为,的确拂了他的面子。

“是。”云诗音带头应允道。

“我们继续开会。”阮白对着周小素跟云诗音说道。

“好。”周小素点头,给云诗音一个眼神,走进阮白的办公室。

快要下班的时候,阮白接到李妮的请假电话,才知道她在医院照顾王娜的时候,被她扇了一巴掌,撞到墙上,晕了过去,刚刚才醒过来。

她立刻给慕少凌打了一通电话,把李妮的情况告知,询问他有没有时间接湛白与软软放学。

慕少凌知道情况后,说道:“我陪去医院,湛白跟软软司机会去接送。”

“好。”阮白心里想,要是他肯陪自己去也是好的,于是在公司安心等着他。

周小素知道李妮受伤后也想过去,只不过保姆打电话过来,说是小周生病了,她只好作罢,赶紧回家照顾孩子。

半个小时后,慕少凌的车停在华筑公司楼下。

阮白匆匆下楼上了副驾驶座,看着他发动车子往医院那边去,她说道:“要不我们先去李妮住的地方一趟,我想给她收拾点衣服跟日用品。”

李妮在电话里的声音虚弱,还要在医院住上几天,没有这些用品不方便。

慕少凌提醒她,“这些宋北玺会准备的。”

阮白皱了皱眉头,宋北玺到底还是个男人,他会那么细心吗?

“而且那些东西医院楼下也能买,真有需要的时候,下楼给她买就好。”慕少凌说道,据他了解,李妮现在住在宋北玺的一处别墅那边。

别墅跟医院一个在城市的东边,一个在城市的西边,要是先去别墅,到了医院已经是晚上了。

“好。”阮白点了点头,手机响起。

是司机的电话,她接听,“喂。”

“太太,小少爷跟小小姐找您。”司机说着,把电话递到后座,他刚刚接上兄妹二人。

软软把电话接过,按下免提,“妈妈,跟爸爸在一起妈?”

“嗯,是的,爸爸妈妈今天有点事情,们先回家,可以吗?”阮白放柔语气。

软软又问道:“们是去谈爱吗?”

阮白愣了愣,哭笑不得道:“没有,是李妮阿姨受伤了,爸爸妈妈要去医院探望她,对了,们回家后乖乖听保姆阿姨的话,先做会儿作业,然后吃饭,帮爸爸妈妈照顾好弟弟,知道吗?”

“我知道了,妈妈,那跟爸爸探望完李妮阿姨快点回来哦。”软软贴心叮嘱。

“好,先挂了。”阮白结束通话,把手机放到手袋里,看着一旁在专注开车的慕少凌,她感叹一声,“现在的孩子真早熟。”

她想起当初刚接触两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就人小鬼大的,话语比许多孩子都要成熟。

那时候她就在感叹,单亲家庭的孩子果然早熟。

“他们小时候经常跟睿程玩。”慕少凌说道,没有责怪的意思。

他的教育观念跟其他家长不一样,孩子早点接触这些也没坏,他有信心软软跟湛白不会学坏。

所以从小,他就没阻止慕睿程“带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