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什么!说那个瑶儿的身份是大将军夫人!”跟着婉柔进府来的丫鬟,名唤香儿,将刚刚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她。

穆婉柔怎么也没想到,这黄清霜口中的瑶儿居然会是大将军夫人。

这样的话她还怎么斗的过?

“打听清楚了?不会有错?”婉柔不死心的接着追问道。

“夫人,不,小姐,奴婢绝对没有打听错,府里的人都知道,这清霜郡主跟陌府的玉夫人是最要好的朋友,他们好像一同经历过事情,后来还是这位玉夫人出面,这才让郡主全身而退。”这丫头香儿也是个厉害的,三两句就将玉瑶的身份给打听出来。

婉柔听见香儿的话,心里就像煮沸的开水,在不断的翻滚。

虽然她没见过这位玉夫人,可大将军陌染的名声她可是如雷贯耳。

在西北的百姓,可以不知道皇上是谁,却知道战神大将军陌染的名号。

只要有陌染在,他们的生活就能平安无虞,更加不用担心战乱。

他们能安居乐业,全都是因为有大将军的震慑,这才让敌人闻风丧胆。

所以婉柔对陌染是既敬又怕,那样杀人如麻的人的妻子,又能温婉到哪里去?

美女小家碧玉可爱抹胸清纯无比

难怪她能猜到自己的心思,帮黄清霜支招。

可她绝不会坐以待毙的,一定要留下来。

这里才是真正的大家小姐该待的地方,她这辈子都不想回到那个家,等着被她狠心的爹娘再卖一次。

婉柔几次想跟穆青青亲近一番,都被黄清霜派人给堵了回来,甚至还直接命人将她拦在门外。

穆婉柔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一直以来装出来的柔弱也快要装不下去。

这里毕竟是黄府,黄清霜才是真正的郡主,府里的下人都听她的,所以只要她一想靠近穆青青,就被给阻拦下来。

经过几次的尝试,都被堵回来,婉柔能不气吗?

既然这条路不通,她自然就想其他的路子。

这天她派香儿去打听清楚了,这条路是黄将军下朝回来毕走的院子,只要等在这里,定然能见到穆青青。

天才微亮,黄清霜就等在路上,整整等了一中午,才看到黄将军从外面进来,身上还穿着朝服,自有一股威风凛凛的气势。

婉柔看着这个身材高大,面容坚毅的男子,不知道为何,心居然跟着砰砰跳了几下。

看着他走过来,立刻收敛起自己的心思,跟着恭敬的行礼,道:“见过姨丈。”

“嗯,怎么在这里?可是给姨母请过安了?”黄将军最近经常在穆青青身边看到她。

甚至在吃饭的时候,也见她坐在他们两个人对面,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适。

这个丫头,他倒是说不上多讨厌,可因为她,自己的女儿都不露面了,这让他心里多了几分思量。

穆婉柔等的就是黄将军的询问,立刻脸上露出一起委屈,带着沙哑的嗓音道:

“都是婉柔没用,刚准备去给姨母请安,没想到,没想到我连姨母的面都没看到,居然被人给拦在门外,看来是婉柔没这福气,不能在姨母面前尽孝了。”

黄将军听见婉柔的话,眉头都跟着蹙起来。

虽然他不太喜欢过问府里下人的事,可府里的人向来都循规蹈矩,再怎么说,这婉柔都是表小姐,他们定然没这么大胆子敢将人拦下来,除非――

黄将军回想起这几天他早早就看到黄清霜跟自己妻子待在一起的画面,心里顿时就变的通透了许多。

心里暗叹,那丫头,居然还懂得争锋吃醋了。

穆婉柔见黄将军久久不语,立刻向着香儿使了一个眼色。

香儿跟在她身边这么久,心领神会,对着黄将军恭敬的道:“将军,您都不知道,我家小姐今天特意起来为公主煮粥,做补汤,就是想在公主面前尽点孝心,可没想到,被阻拦在门外,看着小姐委屈,奴婢实在心疼的紧,还请将军为我家小姐做主。”香儿说着就跪在地上。

等香儿说完,婉柔这才红着脸怒斥道:“死丫头,没事居然敢在姨丈面前乱嚼舌根子,看我回去不重重的责罚。”

香儿哭泣声更大了,道:“小姐,您就是心太善良了,您再怎么说都是这府里的表小姐,这样岂不是太委屈了。”

“行了,在姨丈家里我怎么会觉得委屈呢?只怪我没这福气。”婉柔说着眼泪就簌簌的往下掉,看的人格外心疼。

可黄将军看着她,却只觉得这个丫头怎么会这般娇弱?看着她哭的厉害,只觉得心里生出一阵烦躁。

“行了行了,本将军自然会为做主,现在就跟我进去吧。”黄将军说完就率先进了院子。

婉柔听见他答应下来,立刻跟香儿对了一

个眼色,跟着进了内院。

这次守门的婆子丫鬟不敢阻拦,眼睁睁看着婉柔进了公主的院子。

这边,黄清霜见自己父亲回来了,刚露出笑脸迎上前去,就看到跟着他一同进门的穆婉柔,脸色拉扯下来。

这个臭女人就知道她绝不会这般轻易的妥协,她防备了母亲这边,反倒给了她接触父亲的机会,真是太可恶了。

黄将军是何等人,一眼就看透了黄清霜的心思,心中生出几分无奈。

果真被他给猜中了,这丫头就是在吃醋。

不过在黄将军看来,却觉得清霜这样是对他们依赖,反而生出了几分愉悦。

他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放在心里疼爱的。

眼睛又落在对面的女子脸上,徒然生出几分感叹。

要说不喜欢穆青青那是骗人的,当年能够得了她的喜欢,黄将军觉得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事。

只是他们只有清霜一个丫头,着实太冷淡了些。

人各有命,不是他的就算冒认也不是,之前的事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想开的黄将军,心里对穆青青反而生出了更多的怜惜。

脸黄将军进门来,穆青青嘴角含着淡笑起身,道:“回来了?宫里可是有什么事?今天怎么会这般迟?”说着亲手帮黄将军将身上的繁琐解下来。

看着两个人的样子,穆婉柔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嫉妒。

她从来都不曾得到过这么柔和的眼神,有的只有占有跟咆哮。

而眼前的黄将军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脸上刚毅的线条都变的柔和下来,竟然让婉柔看迷的眼。

她以前对黄将军只有畏惧,都不敢正视他的面容,今日一看,原来自己这位姨丈身上自然的散发着一股男子特意的气息,让人难以忽视。

婉柔看着他,不自觉脸红了几分,眼睛也透着几分灼人的温度。

被这样盯着,黄将军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少女蹙起眉头。

婉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收敛起心神,这才走上前道:“给姨母请安,这是婉柔特意为姨母准备的,希望姨母喜欢。”

此时穆青青眼里只有自己的丈夫女儿,半点都没看到一起进门来的婉柔,突然听见她的声音,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面容柔和的道:

“这丫头,进门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我这只顾着跟姨丈说话了,倒是让站了这么久,快来一起用饭。”穆青青是真心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听在婉柔耳中却是变了味。

如果深思,这穆青青刚才的话岂不是在说,既然自己进门,为何不先给我请安,突然出现破坏他一家三口享乐。

婉柔在心里气的不轻,怒火在心口翻滚,可脸上却露出几分委屈。

看着她这张伪娘脸,黄清霜就格外来气,道:

“娘,这个时辰了,我想表姐恐怕早就已经用过饭了,是不是表姐?”黄清霜看着婉柔变了脸色,心里格外的畅快。

不行,今天她一定要去跟瑶儿说一下,不然压在她心底的高兴会把她憋疯了。

最近没了这个女人在母亲面前碍眼,她觉得干什么都特别有精神,走路都恨不得哼着小曲。

这个女人的脸皮恐怕是牛皮做的,真是不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

一连遭受了这么多天的阻拦,居然还能想办法进来,真是厉害。

既然黄清霜都这般说了,她自然也不能硬着头皮坐下来,只能乖巧的道:

“这参粥是我特意做来给姨母用的,姨母快来尝尝,这可是我特意从西北带来的人参,虽然及不上盛京城中的名贵,可也是婉柔的一片孝心,希望姨母喜欢。”

婉柔袅袅的走上前,手中端着还温热的参粥。

黄清霜看着她这般作态,更是对她看不上眼。

这个女人果然会笼络母亲的心,眼看着母亲对她又生出了几分感动。

黄清霜看她正好路过自己的身边,嘴角跟着勾起一抹冷笑。

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块白色的珠子,珠子从指缝间溜到婉柔的脚下。

只见她刚上前走一步人就倒仰向地面,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手中的参汤尽数倒在她身上。

参汤顺着头发不停的往下滴落,挂了一脸,穆婉柔整个跟就像一只落水的鸡,格外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