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直接用身体硬抗了这一次攻击,枫司徒冷冷一笑,就打算再一次出手,但就在此时,原本被叶凡攻击的位置确出现了碎纹波动,随即只听“轰”的一声,枫司徒的身体被叶凡刚才一拳攻击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孔洞,那个孔洞只有小拇指大小,但是很快,就开始了变大的趋势。

枫司徒眼神顿时急速变化,身体之上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尸气浮现而出,直接去阻拦这孔洞的变大。

叶凡在开启第三门的状态下,已经连续攻击出两次了,几乎也是到了极限,但是此刻也知道是最佳时期,再一次出手,第三拳轰出,身体精血也一同燃烧。

叶凡低吼道:“去死!”

枫司徒眼神冰冷,开口道:“小辈,本王承认小看了你,不过到此为止了。”

随即枫司徒同样抬起右手直接和叶凡的右拳轰击在了一处,枫司徒的右拳之上黑气环绕不停,叶凡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直接倒飞出去了十几丈,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而在看枫司徒与叶凡的右拳相互碰撞之后,枫司徒的右拳之上明显也同样出现了一个细小的孔洞,那孔洞和身体之上是一模一样,也开始了有碎裂的朕兆。

此刻的叶凡重新站了起来,叶凡的肉体已经到达了星空境,除非是高境界用特殊手段灭杀,否则这等攻击虽然强大,但是还无法直接了结叶凡的性命,这也是叶凡敢于如此和对方硬碰硬的底气。

这时候,八门遁甲的效果已经结束,体内的灵力彻底的干枯,如今的叶凡也是有些无奈,灵力虽然解开了一半,但是回复速度确还不到原本的四分之一,根本不适合打持久战。

枫司徒如今虽然也有点狼狈,但是显然没有伤及根本。

枫司徒哈哈一笑,显然神念早就察觉到了叶凡的状态,开口道:“好了,如今本王倒是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朱慕瑶此刻已经苏醒过来,其慢慢走了过来,对着叶凡传音道:“师兄,师妹可以用演化珠拖一拖,能够为师兄争取时间,到时候是战是逃,都听师兄的。”

叶凡听了此言,点了点头,对方的强大的确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之外,要不是自己的右手突然出现了这绿芒,想要伤到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

绿裙子俏佳人花田清新文艺写真

不过朱慕瑶正要打算出手的时候,突然一道清冷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叶凡,多谢你帮我抵挡了如此之久。”

随即,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出现在叶凡之前,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吸收血尸玉的水月柔。

之前水月柔在吸收这血尸玉的时候,自然也察觉到了叶凡的出现,不过她认识的叶凡不是那种贪图宝物之人,所以自己无需担心自己在吸收血尸玉的时候对方会偷袭,但是后来出现的五星弑兽则不同了,这弑兽明显实力极强,而且其来到此地恐怕就是为了这血尸玉而来。

这之后就是朱慕瑶,叶凡和这弑兽的战斗了,她水月柔也是加快了速度吸收,终于就在刚刚吸收完成,吸收完成之后的第一步就是来支援叶凡。

叶凡一愣,朱慕瑶也是一愣,他们倒并非没有察觉到远处还有一名修士,不过一直以为是裂天,想不到是水月柔。

更没有想到,对方会出手帮助自己。

叶凡提醒了一句:“水姑娘,一定要小心,对方极为难缠。”

枫司徒在见到水月柔之后,面色突然露出了思索之色,随后其愤怒的开口道:“你竟然将本王留下的血尸玉给吸收了!”

枫司徒在发现女子之后,立刻发现了对方身上的气息,那是血尸玉吸收之后残留的一丝余力,显然还没有彻底的沉淀。

水月柔之前就有些猜测这五星弑兽的身份,如今看来是证实了。

水月柔点头道:“不错,那血尸玉正是我吸收的,若是没有猜错,你就是这古尸塔的主人吧,想不到古尸一脉还真的有活的。”

枫司徒此刻身上一般力量在压制那两处伤口,不过他早已经被愤怒充斥了头脑,不在管这些,直接开口道:“不管你是谁,今天,你,还有你们两个,都要死!”

水月柔想也不想,直接先一步出手,身体之上道道反光出现,这些光芒碎片,比起当日和蒙恬的时候更加强大了许多,直接形成一层厚厚的冰晶。

枫司徒虽然和叶凡一战,受了伤,但是确也是战意开,直接双手法诀再一次打出,嘴里低语道:“以古尸族长身份,唤扶尸出现。”

地上再一次法阵点亮,接着一头青色古尸再一次出现,叶凡看到这一幕,顿时吃惊不已。

想不到,对方还能够再一次召唤古尸而出。

不过这也看出了如今的枫司徒的确也是受伤不轻,否则早就自己直接出手了。

水月柔并没有任何的慌乱,浑身上下,浓郁的水灵力顷刻之间散发而出,凝聚出来了一尊异兽,这异兽身都是淡蓝色的,只能隐约看得到四肢,但是无法看清脸。

随即这水属性异兽直接冲了过去,和那尸人战斗在了一起。

枫司徒冷冷说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水系战灵都能凝聚出现,你们三个,都很好,本王就都却之不恭了,将你们三个都炼化成古尸吧。”

就算到了此时,这枫司徒还是一脸自信满满。

水月柔此刻没有犹豫,她自然一眼看出了眼前的五星弑兽明显受伤了,若是这样自己还无法击败对手,那又何谈同境无敌呢?

水月柔背后法相直接显化而出,并非是水兽水泽,而是上古神兽青丘。

在青丘出现的刹那,水月柔此刻的水灵力再一次得到了升华,明显出现了淡蓝色的波纹水流不断环绕。

枫司徒微微一笑:“不错,真是不错,你吸收了本王的血尸玉,并且还成功开启了返祖,这种机缘,就是为了本王而准备的。”

说完,枫司徒终于动了,周围空间明显将水月柔和枫司徒暂时包裹了起来,随后枫司徒竟然变成一只硕大的骷髅头,直接朝着水月柔冲了过去,并且同时一股股神念波动直接攻击水月柔。

水月柔周围散发出的的灵镜开始不断的发出各色光芒,阻挡对方的神念攻击。

之前对付朱慕瑶,也是这一招,但是显然如今枫司徒施展的更加强大的多,而且原本的枫司徒竟然将自身也化成了骷髅头。

水月柔的法相青丘明显感受到了危机,开始不断的低吼,而与此同时,水月柔和枫司徒所在之地好似被一层阵法笼罩,外人根本无法进入。

与此同时,叶凡和朱慕瑶两人自然没有闲着,在水月柔与枫司徒战斗的同时已经各自吞服了丹药,暂时恢复了大半,自然不会看着水月柔以身犯险。

刚要冲过去帮助,但是发现有一层无形的阵法禁制阻拦了进入。

朱慕瑶是阵法大师,一眼就认出了这阵法的来历,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师兄这阵法是古尸塔之中预留的阵法,也只有古尸塔的操控者才能催动,想要破解,除非找到阵法的核心,将核心摧毁才行。”

叶凡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水月柔如今周围那些灵镜开始不断的闪动光芒,暂时将那骷髅头压制,无法让其靠近,但是显然支持不了多久。

叶凡眉头紧锁,到了现在,还去寻找阵法核心,那恐怕等找到,这里就战斗早就结束了,而且一件神器的阵法核心,想要破坏,恐怕并不容易。

突然叶凡想到了,既然是阵法,不如赌一下,说不定是上古阵法。

从空间袋里面拿出了冥皇锤,直接将刚刚恢复不多的灵力部灌注,随后锤子明显变大了不少,一锤子砸下,轰隆一声,原本的阵法明显出现了一些些裂缝。

原本里面的枫司徒已经占据了绝对上风,只要在过一会,那就可以直接夺舍这女娃了,这女娃的资质是他枫司徒平生仅见,九等灵体,上古神兽血脉,加上年纪还不大,只要夺舍,以后说不定自己还能更进一步。

可就在两人不断消耗的同时,突然原本的阵法开始出现了裂缝。

枫司徒不敢置信,这也是他第二次脸色大变了,这怎么可能,这阵法可是上古阵法,并且早就已经和这神器连为一体了,想要破坏,除非将神器的阵法核心毁去,但是那核心之地,根本不可能被找到。

正在枫司徒刚刚分心的刹那,水月柔终于心神收回了,之前在被对方所化骷髅盯上的瞬间,好似心神被夺,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已经被控制了一般,无论怎么反抗,都显得非常徒劳一般。

就在刚才,那种控制力,出现了一丝缺陷,她拼命反抗,终于清醒了过来。

阵法裂缝在出现之后,终于整片空间的阵法也是无法得到相互支撑,轰然破碎。

这一下,使得控制阵法的枫司徒因为阵法被破,受到了极强的反噬。

一口鲜血直接忍不住就喷了出来,体内原本的两处伤口,也是加大了伤口的蔓延。

此刻水月柔虽然突破神念控制,但是体内灵力几乎见底,而叶凡刚才就把刚刚恢复的灵力,彻底用的干净,反而是朱慕瑶,倒是还有一战之力。

枫司徒看到三人如今的状态,重新站了起来,眼神再次变得自信,开口道:“不错,你们的表现,让本王的确很佩服,可惜,可惜了,你们若不是在这古尸塔之中,恐怕今日真的你们就能获胜,但是在这古尸塔之中,本王随时可以吸取古尸塔之中尸人的力量来补充,你们呢?”

说完,枫司徒原本衰败的面色,还有那两处受伤的孔洞,顷刻之间开始了恢复,这速度明显比起叶凡他们吞服丹药要快上无数倍。

朱慕瑶再也不犹豫,直接手中一颗珠子拿出,对着叶凡和水月柔开口道:“师兄,水道友,这是最后的机会,你们将部灵力注入这演化珠之中。”

叶凡如今虽然灵力已经部消耗一空,但是他确将体内的精血燃烧大半,从而换来灵力,随后注入里面,而水月柔也没有多少迟疑,虽然不清楚眼前的珠子有何作用,但是看到叶凡如此做了,连精血也燃烧了,自然知道,恐怕这就是最后的手段了。

丝毫没有迟疑,水月柔将所剩下的部灵力注入,同时也和叶凡一般,燃烧了大半精血。

朱慕瑶更是没有丝毫犹豫,部灵力注入演化珠之中,并且部精血一滴不剩的燃烧干净,凤凰血脉,就算是部精血燃烧干净,也是有办法重生的。

此刻的演化珠光芒闪动,随后朱慕瑶更是启动了演化珠的禁忌,直接彻底激发演化珠的威力,同时在这一次施展之后,演化珠将彻底粉碎,光芒再一次四散,这一次的光芒是历次来最强的,随即一名老者的身影再一次出现,这一次,三人都从老者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威压,一股绝对压制一切的威压。

之前叶凡也问过师妹,为何师妹一直选择天元圣人作为演化珠的影像,后来才知道,演化珠只能演化第三步以下的修士投影,而一旦这名修士到达了第三步,就无法再演化了。

当年的天元圣人就是一名大乘境的强者,而且据说是大乘巅峰的存在,这就是最为符合的对象了。

此刻的天元子的出现,让原本信心十足的枫司徒第一次有了惊惧。

枫司徒拼命摇头,开口道:“这不可能,古塔之中,一切神念都无法降临,你这分明是神念,你违反规则。”

不过没有任何回音传出。

枫司徒面色再次一冷,头顶之上星辰突然爆掉一颗,气息竟然再一次攀升。

“去死吧!”

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星辰,纷纷砸向了天元圣人。

天元圣人面无表情,举起右手,一指点出,淡淡的开口:“尘归尘,土归土,散!”

那原本气势惊人的星辰攻击,顷刻之间化为了灰飞。

枫司徒犹如看怪物一样看着天元圣人,嘴里喃喃道:“这是信仰之术,你不到第三步,竟然在收集信仰之力。”

天元圣人再一次动了,其手掌轻轻抬起,在看似缓慢的按下。

那枫司徒头顶之上再一次一颗星辰爆掉,若非如此,恐怕就刚才一击,枫司徒已经死了。

此刻天元圣人的影像开始慢慢模糊。

天元圣人继续开口道,只有三个字:“散,禁,灭。”

枫司徒头顶星辰一颗颗爆掉,随着最后一个灭字的出现,枫司徒的最后一颗星辰也爆掉了。

天元圣人的影像彻底消失,同时那演化珠也在这一次施展之后,彻底的成为了灰飞。

五颗星辰部崩碎的枫司徒,无力的倒了下来,与此同时,古尸塔开始不断的晃动。

三人神色齐齐一变,想也不想,直接朝着出口而去,叶凡在出去的同时,将枫司徒的尸体收了起来,直接丢进了空间袋。

古尸塔随着枫司徒的死去,好似冥冥之中切断了某种联系,开始出现了崩碎的征兆,里面的古尸开始不断的朝着外面飞散。

三人如今状态差到了极点,飞遁速度更是极慢无比。

叶凡推了一把拉着自己飞遁的朱慕瑶,开口道:“师妹你快走,你如今精血燃烧干净,在拉着我一起跑,最终都会困死在里面的。”

朱慕瑶仍旧拉着叶凡,根本对于叶凡要求置若罔闻。

水月柔如今状态也是极差,她自然也知道,这是法器要崩碎的征兆,若是跑的晚一点,恐怕都要死在里面,水月柔看了一眼叶凡和朱慕瑶,还是狠下心,直接一言不发,朝着外面飞遁而去。

叶凡和朱慕瑶两人艰难的飞遁到了第五层,叶凡知道,这一次是肯定来不及了,反而脸色轻松的说道:“师妹,想不到我们两个会以这样的情况死在一起,师妹你后悔吗?”

朱慕瑶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师兄,你不会死,让师妹帮你最后一次。”

说着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一根淡金色的羽毛。

叶凡看到这一幕,顿时明白了过来,这羽毛只能带一个人走,叶凡直接一把推开朱慕瑶。

怒吼道:“傻瓜,你快走,快走。”

就在这时候,一道男子的声音传出:“叶兄是你啊。”

看到声音,两人都是一楞,朱慕瑶快速将羽毛收了起来。

叶凡看到出现的人影,竟然是原本在第五层修养的吴道子。

吴道子没有任何犹豫,在一眼看到两人苍白的面容,就明白了过来,直接左手拉着叶凡,右手拉着朱慕瑶,速度飞快的朝着外面飞遁而去。

此时的古尸塔乱的很,各种尸人也是夺路而逃,还好这吴道子拥有托天魔甲,使得那些尸人都不敢靠近,终于在最后,古尸塔快要崩碎的刹那,顺利的逃离了出来。

叶凡和朱慕瑶此刻血色无,之前伤势太重,加上精血都是燃烧几乎一空,实在是状态不佳。

吴道子带着两人飞遁,也是拼尽了力,三人在跑出去不远,就找了一处地方修养。